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應商 會做菜的貓

第二千四百零三章 我們不打擾

    “單身怎么了,單身吃你家大米,喝你家水了?”趙英俊差點蹦起來。

    其實這里面也是有故事的,跟王鴻的直接煮紅豆斷別人綺思不一樣,趙英俊這個顯然更無語。

    本來有個妹子一直跟趙英俊很談得來,平常也幾乎會一起行動,這樣的事情大約持續了半年。

    可惜趙英俊那是一點沒有感覺到異樣,更坑的是這家伙想要將這個妹子介紹給他兄弟,美其名曰肥水不流外人田,這個妹子是個好的,他們內部消化就可以。

    然后妹子直接甩了趙英俊一個耳光,然后就調走了,走了……

    也是這個時候他在自家兄弟的提醒下才知道這個妹子一直心儀他的,然后就沒有然后了,這件事情直接被兄弟嘲笑至今,伍洲自然也是知道的。

    一說這件事情趙英俊就會爆,這件事是真的很丟人,當然他也是不好意思,這個事情真的就是一個大烏龍。

    “哈哈哈哈,沒有,我就事論事,你不適合談論這種事情,術業有專攻嘛。”伍洲大笑出聲,順手拍了拍趙英俊的肩膀。

    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在趙英俊看來就是十分欠揍的表現了,正當他還想跟伍洲用武來論一下合不合適的問題的時候,輪到他們進店用餐了。

    沒有什么事情有吃袁州做的飯重要的,因此伍洲和趙英俊兩個人不約而同地休戰,然后一起邁進了店里。

    不止伍洲他們,就是不經常來的孫明幾個都來了,都是被袁州的紅色炸彈給炸出來的,顯然就像是在平靜的水里扔下一顆深水炸彈一樣,波及范圍極廣。

    就是難得中午空閑的姜嫦曦和吳云貴等都撥兀來了一趟,而順路楚自然是不負他的外號,在昨晚收到袁州的電子請柬以后,就已經朝著蓉城這里出發了。

    午餐時間雖然比起平常略顯得喧鬧了一些,不過大家并沒有多打擾袁州,只是親口得到證實以后,就送上口頭祝福,然后回去準備了。

    而袁州在營業時間結束以后,就馬不停蹄開始準備起了午餐了,要跟殷爸爸殷媽媽一起吃飯,自然不會是炒兩個菜就算完了。

    畢竟是第一次接風洗塵,就算是不能弄得很隆重也得有些花樣才能顯得重視。

    于是袁州也不打算做多少菜,一共九個菜,寓意吉祥,九為極數,在古時候不管是祭祀還是其他的活動中都占據了重要的地位。

    當然為了迎合殷爸爸和殷媽媽的口味,袁州做的自然是姑蘇名菜了,比如母油鴨船,碧螺蝦仁,松鼠桂魚,以及醬方這些經典菜色,也有其他的一些炒姑蘇當季的時蔬,兼顧兩個人的口味,做的菜自然是菜香四溢的。

    將最后一道湯砂鍋魚頭湯燉在鍋里以后袁州就出門接人了,至于烏海那是特別想來的,但是被毛熊拉住了。

    “圓規居然做了這么多好吃的,好想吃,好想吃。”烏海扒在窗戶邊,恨不得直接跳過去吃飯的架勢。

    “不行,海哥,袁老板今天難得做這么多好吃的,絕對是有事的,咱們不能去打擾。”毛熊冷靜道。

    要是她不一邊說話一邊咽口水的話,那就更完美,也更有說服力了。

    毛熊是沒有聞到味道的,但是架不住烏海可以聞到,然后一直在描述,什么“肉香濃郁,蝦仁鮮美,魚頭純鮮”每說一道菜,毛熊就自動在嘴里回想起那些菜的滋味,可謂是雙重折磨,這誰頂得住。

    “我可以只安靜吃菜。”烏海道。

    “乖,海哥,咱們吃個果醬配面包解解饞好不好,等到晚餐的時候,我們今天多點五個菜補補。”毛熊對于順毛烏海還是有心得的。

    不像是鄭家偉那是苦口婆心也不見得能夠說動烏海,就算是烏琳的暴力鎮壓也不是每一回都有效果的。

    毛熊倒是每一次都會摸準烏海的脈搏,這次也不例外。

    “那說好了,晚上我想點六個菜!”烏海要求道。

    “好,沒問題。”毛熊一口答應了。

    這邊烏海和毛熊的一番互動袁州是不知道的,他去接了殷爸爸殷媽媽以后就帶著人抄小路回到了小店。

    此時石桌上已經是滿滿當當的擺著各色的菜了,一進來殷爸爸和殷媽媽就聞到了極致濃郁的香味。

    “哎呀,這個味道真香,小袁的手藝真是不錯,小雅以后算是有福氣了。”殷媽媽道。

    嫁漢嫁漢,吃飯穿衣,老一輩人看重的就是這些實際的東西,因此殷媽媽對于袁州不管是人還是職業都是十分滿意的。

    殷爸爸這次倒沒跟殷媽媽唱反調,而是跟著道:“確實不錯,反正我是做不出來這個味道的。”

    袁州聽過的夸獎無數,但是今天聽到殷爸爸和殷媽媽的話還是覺得十分高興,這可是殷雅的爸爸媽媽,他們認可他,就代表這距離結婚的腳步又近了一步。

    作為即將擁有媳婦,很快就會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的袁州表示這種感覺很爽。

    “叔叔阿姨夸獎了,我還需要多多努力才是。”袁州認真道。

    殷爸爸和殷媽媽看到袁州這幅寵辱不驚,認認真真的樣子還是十分滿意的。

    接下來一時之間倒是賓主盡歡,殷爸爸和殷媽媽是吃一道菜就驚艷一道菜,殷媽媽是會做飯的,雖然不是大廚級別的,但是舌頭夠用,加上袁州手藝進步明顯,一下子就感覺到了比起去年去她家做的那頓飯進步太多了。

    顯然袁州說的要繼續努力絕對不是一句空話而是事實。

    華夏一直都有飯桌文化這個說法,因此在吃飯的時候談事情很容易成功,袁州也是這么做的。

    再次跟殷爸爸,殷媽媽確定了一下后天的流程以及各項問題,將一系列問題通通確定下來,一頓飯下來殷媽媽看袁州的眼神跟親兒子也沒多大分別了,就是殷爸爸眼神都柔和了不少。

    殷雅明天下午才會回來,因此袁州將訂婚典禮安排在了她回來的第二天,希望殷雅可以好好休息休息,就是她公司的事情,袁州都已經聯合曉晨幾個搞定了,保證天衣無縫,可以讓殷雅直接等到典禮前夕才會知道這個驚喜,確保驚喜的程度。

    為了促成這一切,袁州確實是費了不少心力的,因此他決定好好想想明天殷雅回來打算做些什么菜給她補補,出差好久沒有吃過他做的菜和點心了,肯定會想的。

    ……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