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會修空調

第1191章 摘去我的心臟

    “我留在這里的時間不多了,再告訴你最后一件事,醫院已經發現張雅被替換。”孫醫生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提到張雅這個名字,他的身體都在打顫。

    “張雅被替換?”陳歌有些不明白:“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我身邊的張雅是醫院的人?”

    “鬼屋女老板張雅最開始是醫院為了迷惑你,利用你自己的夢境編織出來的,她存在的意義就是讓你沉迷于美好當中,相信這個世界的真實性,打心底不愿意離開。可誰也沒想到這個用你記憶編織出的張雅擁有了自己的意識!她不僅沒有按照醫院的要求讓你沉迷于虛假的美好生活,還不斷說出世界的漏洞!醫院在她的身上發現了真正張雅的痕跡,而且這種痕跡正在逐漸變多!”孫醫生話語急促。

    “也就是說,我身邊的這位張雅,就是我曾經記憶中的張雅?”陳歌的心跳開始加快,他從第一次和張雅見面開始,就產生了心靈上的默契。

    “她正在慢慢失控!沒有人知道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孫醫生臉上的疤痕猙獰可怕:“醫院或許短時間不會對你下死手,但是現在所有夜班醫生都對張雅的情況產生了興趣,他們一定會針對張雅的!”

    醫院里的夜班醫生沒有一個好東西,陳歌依稀記得高醫生當初是怎么對自己的,為了把自己逼瘋,他甚至想出了更換藥物,讓自己殺死室友的治療方案。

    這樣一群人對張雅產生了興趣,陳歌在聽到孫醫生說的時候,手背上就冒出了青筋。

    “我接觸過平安公寓的房客以后,發現他們對張雅的態度很特別,這個名字背后代表著什么?”陳歌強迫自己保持冷靜。

    “代表著一個鬼,一個對你來說最重要的鬼,沒有她拼死抵抗,你根本就沒有醒來的機會。”孫醫生的話很殘酷,可往往真相就是殘酷的:“可以說她是以自己魂飛魄散為代價,為你爭取到了一線生機。”

    周圍的墻壁開始扭曲,孫醫生敲擊房門:“我能告訴你的只有這么多,你一定要活下去。”

    房門被敲擊了七下,孫醫生在敲門聲第七次響起的時候推開了門,陳歌也在同一時間離開了腦迷宮。

    睜開雙眼,陳歌看見衛生間的窗戶是開著的,至于孫醫生則早已不見了蹤影,他就好像從未來過鬼屋一樣。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陳歌望著鏡中的自己,雙手慢慢握緊。

    “剛剛感受到了美好,卻被告知所有美好都是虛幻;終于遇見了幸福,卻馬上就要失去一切。”

    雙瞳慢慢縮小,陳歌眼底滿是血絲,他一直在忍耐著。

    “先去通知平安公寓的房客,計劃有變。”

    沒有耽誤任何時間,陳歌提著背包離開了鬼屋。

    他們本來是約好在郊區的廢棄醫院見面,但因為孫醫生提前通風報信,陳歌也等不及了。

    打車來到平安公寓,陳歌一路狂奔,總算在醫院動手之前找到了房客們。

    他將孫醫生說的部分東西告訴了房客,大家確定了聯絡方式后,決定化整為零,躲入城市角落,等待時機。

    午夜將至,大部分房客離開后。

    唐駿開著面包車,帶領陳歌、左寒、門楠和老周一起趕往遠郊廢棄醫院。

    “醫院在這座城市里好像有特殊的含義,新海占地面積非常大,但是營業的醫院只有新海中心醫院,你們不覺得這很奇怪嗎?”左寒總是可以發現一些常人注意不到的東西,他擁有一顆對任何事物都保持懷疑的心,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也確實有點想被害妄想癥。

    “這些最可怕的厲鬼保留有部分本能,獨眼選擇廢校和緋紅選擇荔灣街都是有原因的,如此類推的話,咒女很可能跟醫院有關,她說不定也是那所醫院里跑出來的病人。”

    “有道理。”

    沒有走正門,幾人翻過圍墻,在病院之中穿行。

    “這地方我怎么感覺有些熟悉?”門楠走在最前面,他看著扔在長廊上的枕頭,還有枕頭上畫著的一張張人臉,表情慢慢發生了變化:“我好像來過這個精神病院。”

    “你來過這里?”

    “恩。”門楠點了點頭,他沒有在前兩棟樓停留,直接跑到了第三病棟。

    醫院最深處的第三病棟內部非常詭異,墻壁上寫著各種各樣的詛咒,房間里擺放著鋼鐵焊接的牢籠,這根本不像是醫院,更像是一個用來囚禁犯人的監獄。

    “門、窗戶……”門楠憑借著腦海中零星的記憶片段,來到了第三病棟三層。

    漆黑的樓道里沒有一絲光亮,寒意逼人,仿佛是深海巨魚的食道。

    “別讓我打頭陣啊!我只是個孩子!”一直走在隊伍最前面的門楠突然停下了腳步,他抓著老周和陳歌的手,臉上久違的露出了天真的表情:“一起進去吧。”

    陳歌沒有拒絕,他全身的每一根精神都已經繃緊。

    進入長廊,時間流速仿佛變慢,無數慘叫和哀嚎聲從墻壁中滲出,這地方帶給陳歌的感覺比廢校和荔灣街都要危險。

    不知道走了多久,門楠停在了一扇刻滿了詛咒文字的門前,他心有所感,抬手輕輕推動房門。

    可就在他的手指觸碰到門板的瞬間,那門上的黑色文字仿佛全部活了過來一樣,涌向門楠。

    看著弱不禁風的門楠這時候表現出了遠超常人的果斷,他直接用血絲劃斷了自己的手指。

    斷指在掉落的過程中就被黑色文字吞食,門楠臉色蒼白的看著這一切,他揮了揮手,血色又交織出了一根新的手指。

    “她比我要強一點。”捂著自己的手,門楠退到了老周和陳歌身后。

    房門剛才已經被門楠推開了一道縫隙,吃一塹長一智,陳歌拿起地上畫著人臉的枕頭,用它將門推開。

    隨著門板慢慢打開,走廊里的的那些詛咒文字全部沸騰了,它們化為黑紅色的絲線,如同巨型蜘蛛編出的網,將整個第三病棟封鎖。

    門窗全部被封死,后路完全被切斷。

    在幾人慌神的時候,病棟內所有的哀嚎和慘叫聲全部消失。

    死一般的寂靜里,忽然出現了一個腳步聲。

    那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聲音。

    尖細的高跟,踩在滿是鮮血的地板磚上,踩著一張張被詛咒扭曲的臉,來到了幾人身前。

    “咒女?”

    看著眼前的紅色高跟鞋,幾人動都不敢動,對方散發出的恐怖氣息要遠超獨眼和緋紅。

    “她們不是同等級的存在嗎?為什么咒女會如此可怕?”

    陳歌在獨眼面前敢隨意走動,在緋紅面前敢說話交流,但在咒女身邊,他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壓制力,似乎只要她愿意,可以在眨眼間殺掉這里的所有人和厲鬼。

    走廊里越來越壓抑,陳歌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要被壓垮,在所有人都要承受不住的時候,一直躲在后面的門楠走了出來。

    最為瘦小的門楠站在了幾個大人面前,他此時的表現讓陳歌刮目相看。

    不愧是平安公寓最強厲鬼之一!

    老周想要阻攔,可惜已經晚了,門楠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他身后血絲飄動,強忍著不安,來到了紅色高跟鞋身前。

    明亮的眼睛望著那雙滿是血色的鞋子,門楠用盡了全身力氣,開口問道。

    “你是我媽媽嗎?”

    第三病棟給了門楠家的感覺,大部分記憶消失,他只是依稀記得自己和母親曾在這里住過。

    帶著期待,門楠渴望紅色高跟鞋的回應,可就在下一刻,他就被詛咒編織的絲線甩到了一邊。

    流露著危險氣息的文字刻印在了老周、唐駿和左寒身上,幾人全部倒地不起,只有陳歌還站在原地。

    一步一步向前,那雙紅色高跟鞋在意的似乎只有陳歌。

    冰冷刺骨的手觸碰到了陳歌的心臟,他的心幾乎在瞬間停止了跳動。

    紅色高跟鞋好像在確定什么,她觸碰過陳歌心臟之后,整個病棟里的詛咒絲線沸騰了起來,她仿佛終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無法反抗,當陳歌重新恢復意識的時候,他看見自己身前站著一個身穿紅衣的女人。

    這女人的外衣上滿是詛咒編織出的人名,露在外面的慘白色皮膚被黑紅色的繃帶包裹,腳下踩著一雙刻印有某種特殊紋路的高跟鞋。

    “咒女……”

    陳歌不由自主的說出了這個最恐怖的名字,可就在下一刻,他手臂上的血管開始扭曲,細密的黑色絲線在他的皮膚表面上形成了一個個猙獰的文字。

    “那不是我的名字。”

    咒女想要說的話,如同無法擺脫的詛咒一樣,浮現在了陳歌身上,他都不知道對面是怎么做到的。

    勉強保持冷靜,陳歌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黑色細線,忍受著劇烈的痛苦:“我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不過我感覺我們以前應該認識。”

    “我也失去了部分記憶,比如我的名字。”黑色細線在陳歌的血肉上扭動,不斷形成新的文字,那場景看著非常詭異:“我通過給自身下咒,知道我的記憶是在醫院里失去的,我找遍了所有廢棄醫院,抓了數位病人和護工,但都無法找回自己的記憶。”

    “讓你失去記憶的元兇就是新海中心醫院,我們的記憶都是在那里失去的,它是我們共同的敵人!”陳歌已經習慣了疼痛,他語氣并沒有發生太大的改變:“想要找回記憶,就要進入醫院深處。”

    “除了你說的那個辦法外,我還有一種方法能夠找回自己的記憶。”咒女站在陳歌身前,她臉上的繃帶一層層脫落,全身都逸散出黑色的恐怖細線:“你知道什么是詛咒嗎?”

    黑紅的細線上全部都是哭喊著的人臉,眼前的厲鬼不知道詛咒過多少人,她的能力在這座城中被無限放大,已經到了一個夸張的地步。

    “付出慘痛的‘因’作為代價,收獲血淋淋的‘果’,這就是詛咒,也是我唯一的能力。”咒女慘白的手掐住了陳歌的脖頸:“你的心中藏有我的記憶,以你的心為代價,我就可以找回記憶。”

    就算在這種時候,陳歌依舊保持著驚人的冷靜:“我賭你不會那么做,詛咒很難被逆轉,既然我心里有你的記憶,那我一定是對你重要的人之一。”

    表面上陳歌面不改色,其實心里還有些慌亂的,除了緋紅外,這些厲鬼實在可怕。

    獨眼想要陳歌的左眼,現在咒女又想要陳歌的心。

    “以我的生命為代價,你換取到了記憶之后,卻發現記憶中重要的人已經死了,這真的就是你想要的記憶嗎?”陳歌語速越來越快,他不想給咒女太多思考的時間。

    “摘了你的心,你不一定會死。就算現在我不這么做,以后你也會要求我這么做的。”咒女在陳歌手臂上留下的每一個文字都包含著復雜的情緒,她似乎知道某些東西,只是沒有說出來。

    “我會主動求死?”陳歌不太理解,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怎么可能去求死?

    “這座城內的厲鬼,包括我在內,大家不僅被奪走了記憶,還被奪走了大部分能力。想要找回這些,只有去那所醫院,可矛盾的地方就在于,失去了記憶和能力的他們根本不是那所醫院的對手。”咒女沒有欺騙陳歌的必要,她如果愿意的話,現在就可以直接摘取陳歌的心,而不是在這里跟陳歌交流。

    “整座城所有人聯合在一起都不是醫院的對手?”陳歌感受到了一絲絕望。

    “除非找回失去的記憶和能力,否則沒有任何可能。”咒女血紅色的眼眸看著陳歌:“你的心中不止藏有我的記憶,還有其他人的記憶,讓我用你的一切來詛咒,可以換回除你之外所有人的記憶和能力。”

    咒女沒有強迫陳歌,只是給了陳歌一個選擇。

    “你剛才說就算摘了我的心,我也不一定會死?”陳歌很認真的思考著咒女的話。

    “在這虛假的美好當中,只要你還保留著真實的記憶,就不會死。”

    “讓我考慮一下吧。”

    “災厄已經降臨,我會在這里等待你的答復。”黑紅色的絲線如同潮水般退去,咒女和陳歌拉開了距離。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