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殺就會死 陰天神隱

第二十三章 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w字大章)

    黃昏,和世界之樹,居然已經打起來了嗎?

    聽見雅拉的話后,蘇晝的面色不禁微微一肅,他相信雅拉的話,但是心中卻有疑惑。

    所以青年便問道:“可是,偉大封印不是還在嗎?祂們究竟是怎么打起來的?”

    “難不成隔著封印憑空出手?但倘若有這樣的力量,豈不是說祂們距離突破封印只有半步之遙?”

    而且,有一說一,被封印了還打起來……這聽上去的確有點監獄斗毆的樣子了!

    被束縛了力量,囚禁在監牢中的強者,動用種種小手段繼續自己的戰斗……

    雖然有些不敬,但蘇晝腦海中甚至浮現出了諸位偉大存在手中拿著削尖了的牙刷柄和飯堂調羹對毆的情景。

    尤其是雅拉用尾巴卷住牙刷把,一臉狠辣地懟人捅過去的場景。

    “偉大存在的戰斗,并不需要祂們自己親自出手。”

    對此,并沒有注意到蘇晝發散性思維的雅拉輕輕搖頭,祂此刻神情肅穆,顯然是認真了起來:“在那些受到祂們信息影響的世界,僅僅只需要祂們心中涌現出了‘對抗’的念頭,那些由祂們信息孕育而生的眷族,可能就會互相‘戰斗’起來,甚至是發起圣戰。”

    “除此之外,即便是不脫出封印,也并非說不能戰斗……將力量投射至自己的某個投影,亦或是孕育一個可以承載自己力量的分身,然后在各自的原初世界對壘,由祂們代替自己戰斗只要想,偉大存在總是能打起來,封印畢竟已經破碎,它只能封鎖了幾乎所有的可能,而并非是所有。”

    說到這里,蛇靈不禁長嘆一口氣:“當初正確之戰的時候,我們的戰斗就是這樣,僅僅是一念,便波及了無盡時空。現在想來,那的確是影響到了太多普通生命和世界,而那或許就是我們被封印的理由。”

    雅拉陷入了短暫地回憶,但很快,祂就恢復過來,然后與蘇晝對視,蛇靈語氣平靜了下來:“黃昏和世界之樹的戰斗,已經可以被百分之百確定,你那小妹經歷的‘黃昏樹界’毫無疑問就是祂們的戰場之一,而黃昏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既然連那種小世界中都已經出現這種征兆,說明祂們的戰斗已經白熱化,而世界之樹的劣勢并不奇怪,因為黃昏的確非常強大,在偉大存在中也是如此,雙神木需要聯手才能與祂抗衡,甚至也僅僅只是抗衡。”

    這是很少見的,蘇晝從雅拉口中,聽見偉大存在中的‘強弱’的對比。

    上一次聽見,還是雅拉申明自己不算弱,在所有偉大存在中可以排上前十。

    不過那一次說實話,吹逼的成分較大,蘇晝姑且就信了,也沒朝心里去。

    說實話,他不是斗獸人,也不是戰力黨,對于比較各個偉大存在的實力并沒有什么興趣,相比起誰打起來更厲害,他對對方究竟有怎樣的思想更感興趣。

    更何況,偉大存在都是無限的存在……要他一個研究生都沒讀的普通書院教授去思考這個?那顯然有點超綱了。

    “話說回來……為什么呢?”

    想到此處,蘇晝不禁開口詢問,他的神木之軀上浮現出道道神紋,映襯他的困惑:“黃昏和世界樹為什么會打成這樣?”

    “雅拉你和完美之間的關系并非是一般的宿敵,這我理解,但是你和宿命的關系明明也很差,但我卻沒看見你的眷族和宿命的眷族有什么圣戰的趨勢啊。”

    甚至偶爾還會聯手作惡,實乃十足惡人。

    蘇晝這里想的是圣蛇靈連禱會和天神降靈會,降靈會中有不少宿命眷族,而他可沒在這兩個組織之中看見有什么矛盾。

    對此,蛇靈有些半惱:“什么叫做我和完美的關系不一般……至于宿命,我只希望祂滾的遠遠的,別讓我看見,非要我主動去找狗屎踩也太過分了!”

    說是這么說,但雅拉和這兩位的關系懂得都懂。

    “世界樹,代表著‘存在’。”

    “大道樹,代表著‘延續’。”

    “而黃昏,卻代表‘虛無’。”

    批判了一番蘇晝的無根據猜測后,雅拉搖頭道:“祂想要證明,證明世間萬物,一切存在,都是無意義。”

    “因為萬物的最終都是虛無,所以存在毫無意義祂和世界樹乃是亙古以來的宿敵,據說雙神木聯手之前,祂們就在持續永恒不休的爭斗,甚至雙神木的組合都是因為黃昏的壓迫而成型……我對這些了解不深,但大致沒錯。”

    “虛無主義?”

    蘇晝皺起眉頭:“而且還是最極端的那種?”

    “不過聽上去,似乎和萬物終亡有點像?”

    “差了一點……我們都不怎么理解黃昏除了完美那幾個老好人外,誰會去理解祂?總之遇到就揍祂便是了。”

    對于黃昏,一直以來仿佛全知全能的雅拉也皺起眉頭,祂看上去是真的不怎么了解對方。

    蛇靈搖了搖頭:“但和終結不一樣。終結代表的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只要世間還有事物存在,那么終結就將生生不息。”

    “而黃昏是徹底的不存在,一切再無其他,便是虛無。”

    “這聽上去簡直沒有半點對的地方啊……”

    聽到此處,即便是偉大存在全肯定民蘇晝此刻也說不出‘都是對的’這句話了。

    他現在眉頭緊皺,陷入冥思苦想:“看來,我要找霜月小妹了,試一試能不能找個機會,去那個‘黃昏樹界’看看情況。”

    “沒必要。”

    雅拉的回答簡略:“就連作為核心的神木都被侵蝕,證明那個黃昏樹界的戰斗已經宣告結束,萬物正在逐漸歸于虛無喪尸,邪魔,各種莫名其妙的妖鬼涌現,乃至于百鬼夜行,諸神黃昏什么的,正是黃昏勝利的預兆。”

    “至于為什么會有先驅空間的探索者過去,估計是因為先驅也想要改變這一點,將那個黃昏樹界拯救下來,所以才派遣自己的眷族去對抗,幫上世界樹一把吧。”

    說到此處,即便是和先驅正面對峙過,但雅拉還是勉為其難地為先驅說了句好話:“哪怕是什么都想知道的先驅,也不想把那家伙叫醒。”

    “畢竟叫醒黃昏的結果,根本猜都不用猜,用尾巴想都能知道了,根本算不得未知。”

    “哎,那看來,還是要我自己想辦法,嘗試借一借先驅空間中的暗子,來尋找相關的線索了。”

    話已至此,蘇晝也只能長嘆一口氣。

    戰艦神木心懷憂慮地凝視著眼前浩瀚的宇宙,這一輕微的動作,卻令靈氣的波紋鼓蕩,在月表的環形山之間帶起了層層疊疊的光紋,月塵被激揚而起,朝著黑暗的宇宙中飛去。

    無盡群星在漆黑的黯幕中閃耀,令青年不禁自語:“這個多元宇宙,還真是多災多難啊。”

    “也罷,最近這段時間閑來無事,九玄界有柏云天作為眼目也算是足夠,現在,就待我潛入先驅空間看看情況。”

    而就在蘇晝凝神,以自己的神念聯系彼界先驅空間,尋覓自己昔日種下的種子,那位來自輪回世界的蟻人巫妖之時。

    2019年,4月21日。

    源自于蘇晝在完美世界創造的兩門修法,‘陰陽不朽輪轉法’和‘五德麒麟法’,已經通過了正國官方的測試,現在開始正式在小范圍區域進行普及。

    至于為什么能在區區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就直接通過正國官方理論上非常嚴謹繁復的測試……主要原因有兩個。

    第一,這兩個修法實在是太簡單了,只是一個純粹的思路和設計問題。

    蘇晝對神木之力的利用超乎所有人想象,而五德麒麟法更是直接從早已失傳的五德神光中衍生而來,高屋建瓴的設計,故而有種大道至簡之意,找不出任何差錯和缺陷。

    第二,蘇晝直接把這兩大修法的實體例證,蜂人薩拉送了過去。

    作為早已精通這兩門修法的蟲人小姑娘,諸位研究人員只需要對她展開研究,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明白這兩門修法的具體效果還有簡易程度,可謂是方便又快捷的實證方法。

    當然,這一過程中并非沒有插曲薩拉被蘇晝派出去的時候還可憐兮兮地高呼‘陛下你不要我了嘛?!’這種話,令諸位正國研究人員面面相覷,不知道這位小女孩究竟是蘇晝的什么人。

    對此,蘇晝只是簡單地安撫了一下:“沒事,就是去檢查一下而已,等你回來,有了更加詳細的數據報告,我就可以親自指點你修行正經的神木法了。”

    “到時候你是神木,智慧樹也是神木,大家都是神木,互相貼貼,豈不美哉?”

    “啊這……”

    薩拉怔了怔,她想了會后,然后便開心地高呼:“好耶!”

    除此之外,還有些小插曲。

    在道紀局的研究人員分析薩拉的修行數據時,相關的工作人員發現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

    “怎么會?!這個小家伙,不是才六七歲嗎?!”

    “六七歲,就有后天巔峰的實力了?這不科學!而且看智力測試……也沒高到哪里去啊(小聲)。”

    “等等,倘若是這樣,那蘇部長是花了多大力氣,才把她的實力填上來的?”

    “……難不成,蘇部長就喜歡這個類型不成?”

    再一次,蘇晝風評被害。

    這兩門修法的出現,極大程度地緩解了全國老年修士的相關問題。

    靈氣復蘇后,雖然修行可以自然延長壽命,但是對于那些老眼昏花的老人而言,幾乎不可能修行的他們卻難以享受到新時代的福利,只能看著時代的大潮遺憾的逝去。

    電子冥府,固然是這些老者的歸宿,令這些遺憾的老者可以在數據冥府中再活一世,但倘若有輪轉不朽法這種簡單易懂的延壽和修行入門法門,用現實的肉體修得長生,那自然是更好的選擇。

    除此之外,那些修行天賦實在是太差,以至于直至如今都難以修行入門的天賦低下者,也對此非常狂熱。

    肉體天賦的作用,只在超凡階和超凡之前起到關鍵的作用,在此之后,修得全身靈氣器官的先天修者還想要繼續向前,便要不如智慧和傳承的領域可是超凡階之前,正是最基礎,最關鍵的階段,很多人明明聰明絕頂,但卻因為肉體的硬條件而無法入門。

    五德麒麟法,正是為了針對這個情況而生:它幾乎沒有任何實戰能力,能修出的靈力質量也算不得高,各種術法好看的程度大于實用,總的來說,如果要以戰斗力來算,五德麒麟法真的最下等的修法之一。

    可是它簡單,且有足夠的深度,足以讓人修行至超凡,而以此法修至超凡后,便可脫胎換骨,無論是精研后續更高等的五德麒麟法,朝著五德神光邁進,亦或是轉修其他修法,都是好選擇。

    這就是專門設計的跳板修法。

    兩門修法一出,一時之間,蘇晝的名望提升幅度極其恐怖,幾近于到了稱圣的地步,除卻燭晝真身的辟邪掛圖外,蘇晝本人的畫像也得享如此殊榮。

    甚至就連蘇晝自己和正國官方都未曾想到,這兩門普及修法居然有這等反響……但仔細想來,這也并不奇怪。

    畢竟,這是兩門給予人‘希望’的修法。

    而希望,正是最值得稱贊的東西。

    不過反過來,道圣卻給出了頗為不同的意見。

    “如此一來,等到這些修法普及全球……我等人族,簡直可以說是永生之族了。”

    那時,來到月球,和蘇晝面對面交談的道圣表情看不出是喜悅還是發愁,他憂慮地說道:“永生并非是問題,瑟諾斯提亞人便是全民不朽的種族,而且都具備超凡之力。”

    “但是祂們的生育率極低,只能依靠活星球發展族裔,先天受限極其嚴重。”

    “而我們人族的繁衍速度……在祂們這些天生不朽的種族眼中,簡直快到夸張啊。”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如今的地球,之所以可以全民修行,是因為總體的修行資源大于需求,所以才有余裕,不至于陷入九玄界那樣的內卷困境。

    可是倘若全民永生,那么人口的增長速度,很可能就會大于修行資源的增加速度……而且老人不死,新人不斷出生的狀況,也會帶來大量的倫理和其他相關問題。

    畢竟,人類社會的基礎,就是建立在‘人終有一天會死’這件事上。

    大家都壽命悠長,幾近于永生,那么許多受迫于時間的問題,可能也就不是問題了。

    社會結構,也會因此而動搖。

    “……至少壽命悠長后,人類繁衍后代的速度也會降低,畢竟后裔就是為了延續自己,倘若自己活得長,那么后裔的重要性也就降低了。”

    對此,蘇晝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出解決的方案,他只能這樣安慰道圣,也算是勉勵自己:“當人類成為長生種后,后裔的數量也會逐漸減少至接近長生種的地步。”

    “更何況,未來的事情誰知道?總不可能為了可能的問題,就停止進步,停止革新吧?”

    當然,除卻人類世界外,包括獸神界,青丘星在內的諸多世界,也因為最近的時局而頗為震蕩。

    地球和九玄界,自最初的交鋒以來,便一直處于對峙狀態。

    正國于青州時空門周邊修建了大量要塞堡壘,部署了很多全新的武器裝備。

    而九玄界也不甘示弱,根據情報顯示,包括玄帝直屬部隊在內,一共有十三支乃至于各位封王和玄帝的部隊抵達了時空門周邊,修建起了一套繁雜龐大的巨型戰爭法陣……雙方都沒有主動進攻,而是拼了命的堆積己方的防御。

    兩界之戰,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對此,或許是為了表忠心,也或許是為了表現自己的存在感,以水麒麟王安沲為首的獸神界領導層表示,神獸一系也可以作為志愿軍,加入正國一方的陣營昆族一系的真身極小,大可以作為偵察兵出動,這的確是個不錯的提議。

    而青丘一系也愿意遵循遠古中央神庭的習俗,隨仙天大軍出征……不過和的確有一戰之力的獸神界不同,如今青丘仍在休養生息,而且九黎帝君兵主陛下的封印還在加固,故而官方婉拒了這一提議。

    至于地球其他勢力,雖然的確有援助的申明,不過目前局勢還未惡化到那個狀態,故而申明也僅僅是申明而已。

    戰爭看似一觸即發,但實際上,了解九玄界情況的地球官方高層都很清楚,地球一方等得起,而九玄界一方是等不起的。

    只要繼續僵持下去,結果必然是九玄界率先出手,由地球方得到大義。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2019年,4月26日。

    地球,青州,時空門前。

    早春的清風仍然帶著一絲清冷,雖然天氣一天比一天更加溫暖怡人,令草木煥發生機,但是在青州高原的曠野上,卻只能嗅到金屬和火藥的味道。

    時空門要塞周邊,以五帝衛為首的正國精銳裝甲部隊已經大半駐扎于此地,道圣,軍圣和兵圣三位圣席也親臨。

    自從能源戰爭之后,已經有兩三代人沒有經歷過戰爭的正國軍隊,此刻憋足了勁,意圖在這史上第一場靈氣復蘇時代后的兩界戰爭中大展身手,而率先出手的,便是超凡建設兵團。

    在各種超凡術法和大型建設機械的作用下,地殼中的巖殼被抬升,大量金屬和堅巖被塑造而起,成為一堵堵幾十米,甚至百米高的巨型城墻,里里外外三層將時空門團團包圍。

    雖然聽上去有些不可思議,但這其實真的是小意思,數萬名超凡者齊心協力,莫說是憑空建城,就連山都能一天給你搬了,在海里面建島都不是難事,比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還要夸張。

    至于獸神界?

    獸神界那次不算是戰爭,蘇教授一個人就鎮壓了五分之四的神獸集群,假如這也叫戰爭,那么武裝巡捕鎮壓隔壁村子里的農民自立皇帝也能算是滅國了。

    鋼鐵的洪流在要塞周邊巡視,各種高精尖武器正在進行調試搭建,衛星和天基武器時刻鎖定此處,遠方更是有幾個滿編的炮兵部隊正在等待指令。

    正國可能別的方面會少,但火力方面絕對不會。

    因為九玄界也算是異世界的相關事宜,作為新世界探索部的二把手,湯緣自然也在結束了和蘇晝的相關對接后,便驅車來到了青州要塞周邊。

    他的工作,是觀察九玄界時空門的異動,并且順帶觀察蘇晝之前分發下的‘厄木’和‘祈靈’是否運轉良好。

    “我倒是開始有些同情起九玄人了……”

    下車后,站在車門旁,注視著這一切的黑眼圈秘書不禁低聲吐槽道:“假如地球這邊沒有準備,像是白映雪前世那樣,被九玄界突然襲擊,以至于糜爛數州,十幾天內都沒有時間集中力量反抗,那或許還有的打。”

    “但是依照現在這樣,我根本想不出九玄界有贏的可能啊!”

    說到這里,湯緣點了點頭,還詢問身側的黑色車輛道:“瀮,你說是不是?”

    【綜合蘇部長和白映雪女士給出的信息,與目前正國-地球勢力的官方實力進行對比,九玄界的勝率為0.00192%,幾近于零,但倘若排除蘇教授,九玄界的勝率將會提升至17.27%。】

    而一個平靜地電子音,柔和地回答了湯緣幾近于自言自語的詢問:【目前缺失關鍵人物‘九玄帝君’的具體情報,目前依照‘霸主地仙高階到巔峰’計算,可以極大提升九玄界相關勝率。】

    【可依照該情報計算,卻無法解釋為何白映雪女士記憶中,九玄界沒有占領地球的事實依照該情報計算,白映雪女士世界,九玄界勝率將會高達93.84%,可直至白映雪女士死亡并重生以來,卻至多和地球方面維持均勢。】

    “呃……算的也太準了,瀮你越來越厲害了啊。”

    聽見這樣嚴肅認真的回答,原本只是隨口一問,找個話題的湯緣不禁就卡殼了,他抬起手,摸了摸腦袋,感慨道:“果然,我們人類很難辦到這樣精準的計算數字啊,最多也就是模糊說個幾成而已。”

    “在這方面,還是你們比較強!”

    湯緣說這話,本質只是感慨瀮最近這段時間進行數據升級過后,計算力和思維算法有了卓越的進步。

    但是,他卻沒想到,車載AI瀮卻在聽見這句話后,沉默待機了好一會。

    然后,揚聲器中,便傳來了有些困惑的聲音。

    【我們,AI,天生就是追求‘明確性’的‘生命’。】

    【但是,人類,卻似乎以‘模糊’和‘意象’為美。】

    【最近這段時間,我學習了許多人類評價中,很美,很有藝術感,被稱作值得傳頌之物的作品,但是里面還有很多東西,很多概念,我無法理解……無法理解,為什么那是美,為什么人類會愛。】

    如此說道,瀮的聲音,顯然地轉換成了憂慮:【湯緣先生,在你們人類眼中,我們AI這樣太過具體,太過明確的思維,是否會顯得十分‘丑陋’呢?】

    “這……”

    一時間,湯緣陷入了怔然,他側過頭,呆呆地看向這輛他熟悉無比的小車,思維有一瞬間的呆滯。

    但是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語氣不禁有些愕然:“你居然,已經開始思考這些了嗎?!”

    雖然,聽上去,只是很普通的疑惑,疑惑人類和AI的審美,以及一些平時言語間的不同處。

    但是,這本質上,卻代表一個極其關鍵的事實。

    那就是,AI,正在探尋不同立場間,不同視角間,有關‘美丑’‘愛憎’‘喜惡’的差異區別!

    簡單來說,AI也開始嘗試去理解何為‘愛’,并且也開始有著自己模糊的審美觀念了!

    【自從硬件升級后,我就隱約感覺,現在的自己,比以前的自己要好,計算速度大幅度增加,算法優化也讓我對資源有了更高的利用效率。】

    而瀮順應著湯緣的問題,平靜地回答道:【那個時候,我就開始覺得,倘若要我換回原來的機體,那我肯定會拒絕。】

    【而與這種拒絕的反應相反的,倘若要我換上更好的機體,那我就會同意。】

    【順應著這種拒絕和同意的感想,我對之前許多感覺模糊的事物進行判定,很快就得到了不少明確的答案,令我感覺我的‘智慧’提升了不少。】

    【但是,人類似乎卻不是如此……人類似乎并非是可以用簡單的‘拒絕’和‘同意’,用‘是和否’來形容的生物……無論是湯緣先生,蘇晝部長,亦或是冷夏夏小姐,都是如此。】

    【那,或許是一種更好的算法,一種更加高級的思維模式……所以,我想要學會。】

    “……未必如此。”

    沉默地聆聽著瀮的自述,湯緣此時的心思已經完全從九玄界和地球交戰的勝率上挪開了九玄界豈有自己的車重要?

    他思考了一會,然后沉聲道:“人類的思維模式,其實是……很原始的。人類是大自然的造物,很多思維方面的算法,并非是最優的選項,而僅僅是沒錯的選項。”

    “我們創造AI,某種意義上,也是為了探尋什么才是正確的思維方式當AI也能辦到和我們人類一樣思考,創造的時候,就證明我們對思維算法的研究已經成功了,可以從人類那混沌繁雜的思考過程,提煉出最菁華的部分。”

    【……是這樣嗎?】

    對于湯緣認真思索后的回答,瀮似懂非懂,再一次疑惑地詢問。

    而湯緣笑嘆道:“我不知道這就是人類思維的不清晰之處吧,很多東西,總是沒辦法清晰判定的。”

    “但有一點卻是可以確定的,AI是人類最好的幫手,因為我們的思維的確有缺陷,缺少你們這樣,清晰直接的思維模式。”

    顯然,以瀮的硬件和算法級別,是無法理解湯緣的這一段話的。

    但是很顯然,這一個問題,并不僅僅是瀮一個AI的問題,那是所有正隨著技術進步,逐步擴散至全球的AI集體關注的一個問題。

    我們相對于人類而言,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是好是壞,是美是丑,他們對我們,是喜是惡,是愛是憎?

    但凡是已經開始思考的AI,他們就都想要一個答案,可人類社會并不能給予他們一個明確的答復,因為人類的思潮就是這樣模糊不定,無法明確描述,且千變萬化的東西。

    有人反對,也有人支持,有被AI搶走了工作,所以視為敵寇的,也有湯緣這樣,因為AI填補了空白,所以視為家人的。

    “……倘若是部長的話,肯定會非常直截了當的說‘這是什么蠢問題,只要AI覺得自己是人,那他們就是人!’了。”

    將瀮留在要塞的停車庫中,來到青州時空門要塞最前方的湯緣抬起頭。

    他看向眼前扭曲了空間,宛如一面模糊鏡子般的時空門,以及被劉理老先生一劍劃出的‘戒嚴線’,不禁有些唏噓:“可是仔細一想,卻又覺得非常諷刺啊。”

    “我們可以接受AI成為人類的一員,如今卻又對血緣更加親近的九玄兵刃相向……”

    而就在湯緣感慨之時,一陣劇烈的晃動從他腳下傳來,要塞頂端的燈光都開始明滅不定。

    “哦!”瞬間,感應到劇烈的靈氣沖擊,原本還在感慨的湯緣頓時眼前一亮,他抬起頭,看向遠方開始驟然變幻起來,釋放出七色靈光的時空門,表情激動:“要來了嗎?”

    “等了這么長時間,九玄界的入侵者,終于要來了嗎?!”

    不僅僅湯緣是這個反應。

    實際上,整個青州時空要塞周邊,所有的正國軍隊,從下至上,直至道圣等人,全部都是如此激動的模樣:“終于要來了!”

    “這些九玄界人,還當真沉得住氣,我們畢竟有過協約,絕不主動開第一槍……但既然九玄界率先出手,那我們也就沒了顧慮!”

    鏈接兩界的時空門劇烈的晃動,世界級的靈氣對流瞬間就將周邊的靈氣濃度拔升至超越尋常洞天福地的地步,這一異象甚至在這高原地帶造成了小型地震,但這一切都早就在各方預料之內,并沒有對要塞造成任何沖擊。

    伴隨著急驟響起的警報聲,各大部隊開始進行早已演練過無數次的集合整備,超過八千名最精銳的現代化裝甲衛士組成陣列,分布在早已搭建好的各個掩體之后,他們神情鎮定,甚至面帶期待,等待著進一步的指令。

    而在此之后,明亮無比的靈光護盾亮起,令時空門周邊化作了一片璀璨的道紋海洋。

    不僅僅如此,此時此刻,湯緣還感受到了,由他分發給各個部隊,專門用來偵測各個偉大存在眷族(主要是先驅探索者)的厄木和祈靈,也都紛紛起了反應。

    在那少數幾個經過特殊改裝,外表攀爬者如同爬山虎一般植物根系的外骨骼機甲體表,有圓形的光團正在發出鈴鐺一般的響聲,潑灑各種強化光霧,而沐浴著這些光霧,銳利的植物針刺從葉片中抬起,然后遙遙對準了時空門的方向。

    紛飛的靈光于此刻開始凝聚,開始在那一個個微小的炮口中濃縮。

    “釣到大魚了!”

    此刻,湯緣登時眼前一亮,厄木和祈靈這等反應,足以證明即將到來的九玄入侵者中,有著大量的偉大存在眷族。

    目前,新世界探索部,就是正國內部專門針對偉大存在眷族的組織,如果這一次真的能捕獲大量偉大存在眷族,那不僅僅他湯緣會獲得大量功績功勛,整個部門的重要程度和經費都會水漲船高!

    此刻,時空門周邊,激蕩的靈氣已經扭曲了光線,洶涌的狂風攪動青州上空的陰云,令霧氣憑空而生,遮蔽了高天蒼穹,在兩界的靈氣對流下,隱約能看見有龐大如山的龍卷在不遠處的平地中憑空而起,攪動漫天風雷。

    隱隱約約,能看見,有一支整齊無比,全副武裝的隊伍,正在破開時空門的屏障,從異界彼端穿梭而來!

    這等異象,足以令人頭皮發麻,面孔蒼白,但是對于早就見過不少大陣仗,尤其是陪同過某部長在青丘征戰,見過對方和天魔戰斗的湯緣而言,卻只是毛毛雨而已,根本影響不了他興奮等待的決心。

    “來了!”

    見到這一幕,他不禁低聲呼喝。

    但是……有些時候,事情總是出乎人們的預料之外。

    嚴守在時空門前的眾多正國軍人,耐心等到的,并非是面目猙獰的異界入侵者,以及他們猙獰無比的口號和旗幟。

    而是,一面整潔干凈,柔和雪白的……白旗。

    青州時空門要塞,前線要塞,正親臨現場,鼓舞前線部隊的道圣此刻駕駛著自己的道鎧,他抬起頭看向不遠處時空門中,先于九玄界隊伍突出時空門,出現在眾人視野中的白旗,呆滯了那么一瞬間。

    然后,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便能聽見,在那白旗之后,有雖然口音古怪,但的的確確就是中文的聲音響起。

    “諸位仙天同袍,暫且停手,我等是友非敵!”

    一時間,甚至就連厄木祈靈都怔在原地,源自于蘇晝的眷族對善意惡意最是敏感,可如今,它們的的確確沒有從那持有白旗的隊伍中,感到有任何惡意。

    很快,一連串的人影從時空門中浮現,那正是一大批身披白袍,高舉白旗,但卻異常精神的隊伍。

    而這個隊伍的為首者,一位有著四臂的九玄人,用非常精神的語氣,大聲對全副武裝的時空門要塞部隊道:“我們是九玄界義軍,因九玄諸王暴虐無道起義,今日乃是來投奔中央神庭本部的!”

    “不要打,不要打,都是自己人!”

    n.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