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

第一百五十四章 “石中船長”塞利西亞

    一個好消息是,“石中船長”塞利西亞的情報并不算少。

    這算是比較委婉的說法。

    她暴露在外的情報,實在是太多了。

    與其說是低調的超凡者,不如說是明星、或是傳說中的人物。

    甚至在兒童文學里都能看到她的故事。

    最離譜的是……這還是個系列!

    一整套的童話繪本,大約有七八本。最新的一本似乎是上個月發售的。

    同時還有以她為主角的,以及大量的劇本。不如說劇本反而是數量最多的主體。

    在這個沒有網絡的時代,活人很少會有這種知名度。即使是“不落之盾”,他生前的名聲也僅僅只停留在“需要雇傭安保”的富人們,或是情報源廣泛的智者與掘者之間。

    通常是某位英雄死后,作家們與詩人們才開始為他寫出諸多的、劇本與詩篇,這個過程本身就需要十幾年。隨后還要再通過相當一段時間的傳唱,才能形成這種程度的知名度。

    這種異常的知名度,安南反而開始懷疑這是否會是她某種咒縛的特殊要求。

    “好像關于‘石中船長’的情報,很多都是劇本。”

    安南大致翻閱了奈菲爾塔利從無限書架中找到的資料后,若有所思的喃喃道:“這難道也有什么特殊的意義嗎?”

    “準確的說,大多數都是舞臺劇和音樂劇。這是最近的女孩子間正流行的東西。”

    奈菲爾塔利說到這里,輕咳一聲、又低聲補充了一句:“我是聽一個朋友說的。”

    我懂的,我偶爾也有這么一個朋友。

    安南嘴角微微上揚。

    不過他也明白這是為什么

    奈菲爾塔利小姐雖然冷靜而博學,但她畢竟是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士。

    還保有著一份少女心,也是很正常的情況。

    安南閱讀的速度很快。

    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讓他對這些情報的大概有所了解。

    雖然體裁各有不同,但“石中船長”的故事主體卻都很近似。

    追溯到“起源部分”的話……是一位來自異國他鄉的貴族小姐塞利西亞,因為被人追殺而逃入地下世界,并通過奇妙的冒險而得到了一艘寶船。

    能載著人在巖層中、空氣中、海水中隨意穿行,而不破壞一切的幽靈船。

    其名為“白銀”。

    在一些比較嚴肅的調查報告中會指出,這艘船可能是活的。要么它就是某種危險的、有自我意識的咒物。

    塞利西亞小姐與船簽訂了契約,成為了永不離開“白銀”的船長。而作為報償,這艘船能夠帶著她穿越一切阻礙,前往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無論是隨時可能塌陷的巖層、有著金屬礦石的危險礦脈、或是熔漿之中。“白銀”都能隨意航行,如同它只是幻影一般。

    “白銀”不需要黑火或是綠火作為動力,也不像是傳說中的幽靈船一樣需要生命的能源。它每次在“停下”的時候,都會自行吸取周圍的物質來為船體進行修復或是補給。

    而船上的排泄物和廢料,也會被“白銀”一同吸收。偶爾塞利西亞發現了神奇的地方之后,就會通過白銀制造一個空的“大氣泡”,作為標記。

    許多掘者挖到氣泡,就知道這里塞利西亞曾經來過。而這里可能存在某種價值。

    因此,塞利西亞被稱為“掘者中的掘者”。

    而她偶爾也會誤入天然礦道。

    地底的魔物、熔巖的深層、與世隔絕的村落、深海之中的魚人……她除了不去地上世界之外,幾乎哪里都去、什么人都能見得到。

    很多情況下,這些地方都不是塞利西亞本人想要去。

    如此便利的寶船,自然也有很多人看中,也會有人想要搶奪……但是塞利西亞本人已經是一位黃金階的超凡者了。

    她還有一些忠誠的追隨者。

    他們享受著這種自由而極具想象力的旅行,愿意追隨塞利西亞去探險。

    還有一些人,想要搭便船。他們通常是想要去某個地方,或是要去找某個人比如說想成為掘者而離家十數年的弟弟、探尋獅蝎的聚集地而失蹤的叔叔、逃脫刑罰的連續殺人狂等等。

    塞利西亞有一個奇怪的規矩。

    那就是想要上船的人,必須講一個故事。關于他為什么要去找這個人、這個東西、這個地方的故事……如果這個故事“她沒有聽過”而感到滿意,那么就可以開始一趟全新的旅途。

    否則就會被趕下船。

    她的船上有自己的詩人。會記載船長所聽到的故事,和他們旅途中的一切……并將其編寫成長詩,散到旅途中停靠補給的城市中。

    甚至不要錢。

    而也有許多人并非是想要去某個地方。

    而是看中了塞西莉亞本人。

    據說塞利西亞有著一頭極為稀少的粉紫色長發,容貌如人偶般精致,身形嬌小氣質高貴。她是稀有而強大的黃金階超凡者,而且據說還很年輕……

    在她經過的地方,一些貴族子弟都被她的魔性魅力所蠱惑而上了她的船。其中甚至包括巫師家族、超凡者家族和一位丹尼索亞的王室子弟……以及幾位愛上了她的少女。

    這讓她的傳說顯得更有魔性的同時,也給她產生了一些不好的傳說。因此她也被稱為“虞美人草”。

    它又叫仙女蒿,是一種花徑較小、花瓣柔嫩的罌粟科植物。

    這個外號很難說是盛贊或是詆毀。

    船上到底如何,沒能登上船的人始終不會知道。而船上除了船員與“乘客”之外,是不會載任何人的……這就更顯得神秘了。

    而基于船上詩人所散發的長詩,以及在哪里誰上了船、誰下了船的極少情報,創作者們開動想象力、于是一些音樂劇、歌劇和就此誕生了。

    通常來說,都是圍繞著某次探險為主線,以船上諸多知名人士的情感糾紛為主要矛盾的情感劇。

    大概算是這個時代的肥皂劇了。

    而且還是持續連載的……

    “……聽上去倒算是個浪漫的故事。”

    安南低聲嘟噥著。

    奈菲爾塔利偷偷看也是挺正常的。

    沒想到地下世界的編劇們還挺會玩。

    從這些略有夸張的劇本中,安南得知了一個讓他有些難以置信的結果: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么。但是塞利西亞,好像、似乎、大概……是在釣凱子?

    ……而且似乎成果頗豐。

    安南腦中一瞬間浮現出了當年在狼吻噩夢中所見到的那個年輕人。

    那個對弗拉基米爾極為虔誠、極為狂熱的……有著淺棕色頭發,皮膚白的嚇人、臉上有著雀斑的平凡少年。

    他的臉頰瘦到向內凹陷、后背有些佝僂,看起來有些神神叨叨。即使對于同僚的目光,也會下意識的躲避……不用和他對話,就能知道這是一個嚴重社恐的人。

    可這樣的一個人……

    安南合上了書。

    他有些自我懷疑的沉默了一會。

    ……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