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

第一百五十六章 隨船而行的旅途

    將復雜而難度極高的替身置換法術,制成人人都能使用的咒縛。

    這也可以算是法術的一種黑箱化處理使用者并不需要知道復雜的原理,也能順利的使用。

    這種將法術咒縛化的思路,倒是的確讓安南產生了一些想法……

    “不過,既然是咒縛,就有能夠解開的可能吧?”

    安南抬頭對奈菲爾塔利詢問道。

    畢竟他們不是真正的施法者。

    如果出現了什么問題,也沒法進行微調比如說鏡中人當然可以修改“吉蘭達伊奧”的容貌和體型,也能剝奪或是賜予更多的力量。但是安南自己就做不到這一點。

    因為他只是使用者而已。

    “沒錯。”

    奈菲爾塔利應道:“所有的替身系咒縛,都是可以變回來的。但是條件肯定是各不相同……這是將它轉化成咒縛的人所確定的。”

    【最后之作“大衛”】是鏡中人制作的咒縛,所以它的規則與“鏡面”和“時間”有關。也就是冷卻時間與使用時間相同。這也是為了安南使用,而特地進行的優化。

    德芙和巧克力的那個狀態,只要再通過一次精靈傳送門就可以還原了;而精靈皮手套的話,應該就比較困難……安南猜測,可能會需要把手剁掉或是把皮剝掉。

    這基本就等于變不回去了。

    不過基于創造者的思路第三世代時的這種替身法術,原本就是為了掠奪他人的人生。他們最開始就沒想過怎么變回去。

    “塞利西亞到底怎樣才能變回梭羅尼克,可能是只有狼教授才知道的事。”

    奈菲爾塔利認真的思索著:“如果你需要得知關于逆冬者的情報的話……不如狼教授與塞利西亞一起找?”

    “很懸。狼教授肯定會躲著我,我也沒辦法隨便就抓到一個黃金階的偶像巫師。”

    而且看“塞利西亞”的完成度。

    狼教授恐怕已經將偶像學派的兩個主要學系的能力完美的糅合了。

    原本的“弗雷德里克”就特別擅長相似律,而“食夢者”又擅長觸染律。那么他就等于是偶像學派的全能巫師,掌握了全學派的能力。

    想要抓住他,恐怕比直接找到逆冬者還麻煩。

    “假如她一直變不回來的話,我也沒法給她定罪。”

    安南聳了聳肩,無奈的說道。

    畢竟塞利西亞也不是什么無名之輩。她甚至算得上是明星……而且還與多國的高層都有密切的聯系。

    替換了名字之后,無論是敕令學派還是偶像學派……所有依靠“真名”發動的法術、儀式和神術,也都會隨之偏移。

    這也是凜冬公國的儀式師們,這么多年都始終無法定位梭羅尼克的原因。

    因為當梭羅尼克是“塞利西亞”的時候,“梭羅尼克”整個人就會被視為不存在于世上。

    也就是“未檢索到此用戶”。

    悲劇作家能知道,是因為這本身就屬于某個“陰謀”的一部分、實行者又是他的“新教宗”狼教授弗雷德里克。所以祂親眼見到了。

    但悲劇作家又不是十二正神。

    就算安南相信祂的話,祂的話也不能作為證據。

    可除了悲劇作家的這句話之外,安南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塞利西亞”就是“梭羅尼克”……除非讓“塞利西亞”變回去。

    而沒有明確的證據的話,想要通緝對方就是不可能的。

    雖然她的力量很大程度上都依賴于寶船“白銀”,但多少也是掌握了要素之力的黃金階超凡者。白銀階的冬之手們很難無聲無息的把她綁走……而如果出動軍隊,那損失不論、從地下都市這邊的激起的反抗也只會更激烈。

    原本梭羅尼克就不是特別有價值的人。他的價值在于,他是反間諜能力最弱的破冰軍。

    破冰軍的其他成員,全部來自于冬之手。他們作為間諜機關出身,別說是抓住他們了。光是想要讓其他的冬之手找到他們就很困難。

    而梭羅尼克雖然是破冰軍的首領,但他并非是冬之手出身。

    ……說來慚愧,他是凜冬公國唯一可能抓得住的人。

    如果能抓到他,那么或許可以順藤摸瓜的抓到其他的破冰軍殘黨。甚至可能得到逆冬者弗拉基米爾的關鍵情報。

    但這終究也只是“可能”與“或許”。

    只是為了一種可能性,而喪失與地下都市的友好關系、甚至招惹其他勢力并不劃算。搜索梭羅尼克,終究還是因為找不到、也抓不住弗拉基米爾的替代計劃。

    “總感覺,好像被悲劇作家涮了……”2018

    安南嘟噥著。

    早知道這么棘手,他就去問腓力那邊的情況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知道了這邊的情況足夠棘手,倒也不用繼續讓玩家們在地下世界搜尋梭羅尼克了。

    那樣恐怕只會打草驚蛇。

    就讓他們安心擴張、建造傳送陣吧。尋找梭羅尼克與逆冬者弗拉基米爾的任務,還是稍微先停一下。

    “……那就這樣。”

    安南思索片刻,很快制定了全新的計劃:“將隱秘之眼的主要任務從‘尋找梭羅尼克與弗拉基米爾’,改為去搜尋‘石中船’白銀。

    “我要親自去一趟石中船。用‘乘客’的身份,接近塞利西亞,趁機與她發起交易。”

    如果給塞利西亞非常麻煩定罪。

    那么不如逆向思考……讓她完全脫罪。

    以安南的身份發誓、作出承諾無疑是可信的。讓她成為污點證人來檢舉其他人,以此換取撤掉對梭羅尼克的通緝。

    如此一來,她也不用擔心前往地面以上的世界時,自己會走漏情報而被逮捕、追殺了。那么她就能自由的前往任何想去的地方用這個作為交易,應該算是有分量的。

    目前來看,德米特里所搜尋的三個敵人中,狼教授只是在尋找飛升之途;而梭羅尼克,或者說“塞利西亞”已經有了屬于她的全新生活。

    唯一的危險者,就是逆冬者弗拉基米爾。

    凜冬公國最大的叛徒。

    至今為止,安南甚至連他的動機都找不到。

    他甚至不知道,為什么弗拉基米爾會突然背叛冬之手。

    “但是,‘石中船’一直在跨越巖層而前進。多少人都想要找到它的線索而不得……”

    奈菲爾塔利有些擔憂的看著安南:“而且就算真找到了,你孤身一人在船上,如果出事了怎么辦?

    “她可是黃金階的超凡者,船上還有諸多隨從。而殿下你只是白銀。

    “讓她脫罪,自然也是一個很好的交易。可殿下你是凜冬公國唯一的繼承人了吧?假如塞利西亞與逆冬者有聯系,而她去各地旅行的目的就與逆冬者有關的話……那么這就無異于羊入虎口。”

    她作為智者,對于這種大膽到近乎任性的計劃肯定是想要盡力阻止的。

    但是安南卻只是笑了笑。

    “想要打破僵局,就要冒險。”

    他的眼中沒有絲毫畏懼:“正是因為我親自前往非常危險,塞利西亞自己也會知道這一點。所以這才會顯得有誠意。”

    而且,安南也不是沒有后手。

    只要他想的話,隨時可以把玩家都傳送到自己身邊。復活權能一開……那是誰的主場可就不一定了。

    只是這個,就姑且不用跟奈菲爾塔利說了。

    “至于如何搭上‘白銀’……那就讓我先回一趟凜冬,用官方的名義雇傭隱秘之眼。

    “然后把他們,同這個情報本身一起散出去。塞利西亞肯定知道我在暗示些什么……當她知道這件事之后,就會停下來讓我去。

    “在那之前,就讓他們追隨‘白銀’的出現地點而行吧開啟一場隨船而行的旅途。”

    而且,最晚最晚……

    在六月底,逆冬者弗拉基米爾和石中船長塞利西亞,都會前往養骨地為了爭奪圣骸骨。

    在那之前……安南就會前往澤地黑塔,使用雨果幫安南凈化好的貝爾納迪諾的噩夢,進階到黃金階。

    而這個名額,是指向“吉蘭達伊奧”而非是“安南”的。

    那恐怕是安南第一次見到毫無防備的弗拉基米爾的機會。在那之前,就要籌備好一切。

    而五月一號,就是諾亞的選王日。到了那時,卡芙妮肯定需要他的幫助。

    恐怕從五月一直到六月,安南就都沒有什么空了。

    現在是三月初。

    “也就是說,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嗎……”

    安南喃喃道:“我得先回一趟凜冬。把‘安南歸國’的情報傳出去。”

    最好在一個月內……就要把塞利西亞的事徹底處理完。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