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道門大門道 雪清歡

第411章 林暗驚風

    一路上,羅洗硯繼續對薛稼依大獻殷勤,噓寒問暖跑前跑后,照顧得無微不至。

    薛稼依只當做不知,有事沒事倒是更多地跑到華瀾庭身邊閑扯,華瀾庭身正不怕影子斜,既不主動也不避嫌,羅洗硯頗有城府,心里面在嘀咕,面上裝作若無其事。

    距離梧州越近,道上去參加交易大會的修士越多,路上漸漸人稠熱鬧起來。

    這一日晌午,三人進了一間途中鎮子上的酒樓用飯。

    酒菜上齊,吃喝了一陣兒,華瀾庭扯起閑篇,問羅洗硯:“聽說西北苦寒之地的民風彪悍,沒想到羅兄你胸有錦繡,文道嫻熟,可是家學淵源?”

    羅洗硯答道:“華老弟說對了,羅家祖上從文采風流的東南遷來,到了西北,雖入鄉隨俗變得好勇尚武,文事一道一直是族中子弟必修的功課。”

    薛稼依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這一兩天喜歡和羅洗硯抬杠,凡他贊同的必反對,這時說道:

    “一個修煉的大老爺們兒,整天介吟詩作對的,耽誤時間。豈不聞佛門六祖惠能大字不識一個,自二十四歲聞《金剛經》開悟后,神秀等一眾同門辯經就沒有能辨過他的,認字多有什么用,有種,就讓蒼天知道你不認書……”

    羅洗硯睜大無辜的眼睛:“妹子,如果記得沒錯的話,好像你前幾天還說沒文化根底不能修至極致……”

    薛稼依咬了口雞腿:“是嗎?我說過嗎?沒印象了。你這么大人了,不知道女人健忘善變嗎?此一時彼一時,說話都是有特定語境的。”

    羅洗硯張口結舌。

    華瀾庭笑道:“我替羅兄說句公道話,六祖他老人家古往今來就這么一位,那是前世帶來的慧根,我等凡夫俗子無可比擬。”

    “其實呢,熟讀佛門經典的神秀大師開創了北宗禪一脈,在宣教傳播佛學上不輸南宗,只不過被六祖一人的光芒掩蓋了而已,兩人都是值得仰視的佛門大能,都是天才一般的人物。”

    羅洗硯感念華瀾庭解圍,送上一頂高帽:“說到天才,華老弟的聲名近來可是如日中天啊,咱們這一路上走來,哪怕就在這小小酒樓里,多有年輕一輩的修士在談論華老弟在中央天井里的壯舉,都說想和你一較高下呢。”

    華瀾庭一縮頭:“別介,兄弟只是運氣好,適逢其會,哪里說得上是天才。”

    羅洗硯哈哈一笑,環視四周,小聲道:“要不要哥哥現在當場指認你?只要我振臂一呼,大叫一聲自在萬象門華瀾庭在此!馬上就會有無數人趕過來和你抻量,保管讓你走不到梧州,就被人海戰術挑戰趴下。”

    “人的名,樹的影,擊敗絕世天才華瀾庭的榮耀,現在誰個不想得之。”

    華瀾庭噓了一聲:“老哥慎言,你可表害我。”

    羅洗硯:“兄弟莫怕,真金不怕火煉,我輩修士寄望得道成仙,本就是逆天而行,怕他個屌。這個世道,你只有越強,才越會被巴結,越弱的反而越會被踩擠,要想出頭,就不能怕被挑戰。”

    華瀾庭嘆道:“《道德經》有云:高者仰之,下者舉之,有余者損之,不足者與之。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天道的邏輯,是削弱強者、賦能弱者,而人道則是逆天而行。”

    “天道的作用是劫富濟貧,出頭的椽子先爛啊,還是低調行事比較不招惹是非。”

    頓了頓,華瀾庭又道:“有一種說法叫命運平衡法則,你在某一方面得到的多,必定會在其他方面失去的多,反之亦然,人總是執著于失去的,而忽略了擁有的,于是就有了煩惱。”

    羅洗硯不以為然:“老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不過平衡法則有些道理,像我羅家在擁有的功法和子弟的資質上也就一般,所以只好拼命發展煉器,這才在仙洲里有了立足之地。”

    薛稼依嗤之以鼻:“那又怎樣?靠法寶這些外物就能成仙嗎?我看前次一戰里,瀾庭是讓著你,不然你的法寶剩不下幾樣。”

    羅洗硯不服:“外物怎么了?依靠法寶渡劫成功成仙也不是沒有先例,人的肉身,說到底,也是外物,都是修道的工具罷了。前次,那是友好切磋,大家都沒盡力,否則鹿死誰手還不好說。”

    薛稼依轉轉眼珠:“好呀,那我就在這里宣揚你羅洗硯擊敗了華瀾庭,讓四里八方的都來挑戰你好了,我和瀾庭在旁邊吃瓜瞧熱鬧,為你加油助威,看你滿身是鐵能堅持多久。”

    羅洗硯的面皮緊了緊,他不肯在心上人面前露怯:“我看行,誰怕誰啊,哥哥這次出來就是想揚名立萬兒的。但是,最好,還是等我真的打贏華老弟再說吧。”

    薛稼依切了一聲:“借口。不過話說回來,瀾庭,你還真得夾著小心,現在你是青年修士的眾矢之的,此去東南,估計很多人都會找上門來的。”

    羅洗硯道:“薛家妹子說得對,正面挑戰咱不怕,輸贏憑本事,怕就怕暗地里捅刀子的,就我所知,羨慕嫉妒恨自在萬象門出了你這么個天才的門派應該不少。不過你放心,既然認識一場,我和稼依不會袖手旁觀的。”

    薛稼依白了他一眼:“你是你,我是我,我可以幫瀾庭,對你只會袖手旁觀,看你是如何為他作了嫁衣裳的。”

    羅洗硯:“隨你。能選擇的話,我反正更愿為你做嫁衣。”

    “重色輕友,鄙視你。”薛稼依哼唧道。

    華瀾庭沖羅洗硯抱拳:“多謝羅兄,我會小心的。”

    “一個門派的興盛,靠的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一批弟子的崛起。我一人的成敗不打緊,如果說萬象門有了興旺的跡象,那是幾代弟子的積累。”

    “剛才說到天才,天才總是會有的,但那些勤修苦練堅持不懈的弟子們才是宗門的中流砥柱,能埋頭持之以恒修煉的人,他們也是天才,是勤奮和堅守上的天才。”

    羅洗硯一拍桌子:“說得好,這是領軍人物當有的胸襟。來,為你這句話,當浮一大白,不枉愚兄適才夸下海口為你擋槍。”

    “再說了,誰中槍還不一定呢。羅爺我不惹事,但是敢主動招惹我的,老子是一概管殺不管埋。”

    華瀾庭:“看情況吧,前一段兩洲大戰中死的人不少,友好交流的打發了就是,沒必要下狠手。”

    羅洗硯搖頭:“老弟宅心仁厚,在仙洲里可是大忌,萬萬要不得,你不殺人立威、殺雞儆猴、震懾群小,不自量力的人就絡繹不絕。”

    薛稼依又出來為華瀾庭說話:“面對敵人,有能力傷害對方,卻不敢去傷害,那叫懦弱;有能力傷害對方,而不愿意傷害,謂之善良。瀾庭這是善良。”

    羅洗硯:“妹子,你什么意思?善良能當飯吃?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這是前人從血淚中得出的教訓,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話說,哥哥到底做錯了什么,為什么你這兩天總是針對我,和我唱反調?”

    薛稼依不理他,抹嘴起身出去了。

    華瀾庭也起身,掏出靈石準備去付飯錢,一邊拍拍羅洗硯笑著說:

    “老兄,人生在世,讓你討厭的人,可能是來助你成長的;讓你怨恨的人,可能是你生命中的貴人。如同讓你苦惱的人,可能是來渡你的;讓你痛苦的人,可能是來幫你的。”

    “相反,你喜歡的人,常常是給你制造痛苦,帶來煩惱的人,這也是顛撲不破的真理。怎么選擇,在你自己。”

    羅洗硯品了品華瀾庭的話,自言自語道:“風雨彩虹,帶刺玫瑰,可能是從小家里周邊的女人太多太聽話了吧,我就喜歡這種不服帖的……”

    華瀾庭邊走邊說:“果然,長大后的執著多源于兒時的缺失或是陰影,這不是受虐狂么……羅兄加油,我看好你呦。”

    三人繼續南行。

    不幾日,一行人接近到了梧州城外。

    天將擦黑兒,路上行人稀落,正在行進時,薛稼依忽然一帶韁繩,停住了馬頭。

    羅洗硯問她:“咋不走了?現在天快黑了,最好趕在夜色降臨前抵達城中。”

    薛稼依回道:“我有種感覺,前面有埋伏,而且是針對我們的,很危險。”

    羅洗硯:“嗯?我還不知道妹妹能掐會算,這是天機預測之術嗎?怕什么,我們三個加上我家的護衛,只要不是九階大佬,都能與之一戰。再者說,我們三個是不期而遇,且行速不定,行程也沒別人知道,誰能事先埋伏截殺。”

    華瀾庭和薛稼依并肩作戰過,對她未卜先知的對危險的嗅覺深有體會,對此深信不疑,遂道:“既然知道了,又不是沒有別的選擇,不必硬磕,我們可以走小道繞路,奔另外的城門。”

    見薛稼依和華瀾庭撥轉馬頭,羅洗硯也只好跟了上去,一邊問道:“妹妹這是什么能力?你有這個本事,豈不是無往不利?”

    薛稼依說:“天生的,對危險有提前的感知力,師父說是源于這方世界里很鮮見的一種古老血脈之力。”

    “師父還說,可能是血脈稀薄或者是受到封印的緣故,這種能力并沒有隨著我修為的提升而增強,只對臨近的強烈敵意和特別嚴重的風險才有感應,而且不是百試百靈。小心無大錯,咱們先進城和商家會合為好。”

    一行人沿小路前行,天色已暗,顯得兩旁的樹木愈發密了,并有風聲開始在林間低號回蕩。

    正走著,這次是修為最高的華瀾庭止住了馬頭,驀地回首,一望之下,輕聲驚呼:“有問題,你們看!”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