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

第四百六十章 家

    聽著隨著清風在耳邊響起的話語聲,看著那老道士兩人走遠,

    廉歌轉回了視線,看向了身側這老太太和老太太幾個兒女。

    老太太依舊沉默著,望著身前,渾濁的目光恍惚著,似乎出神著。

    “媽,這湯您還喝嗎,要喝的話,我再重新給你盛碗熱的,這碗里都已經涼了。”

    中年女人回過頭,端起了那湯碗,對著老太太說著。

    老太太聞聲,緩緩抬起頭,看著自己女兒,緩緩搖了搖頭。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幾位主人家,還吃嗎。看能不能給幾位收一下,騰到旁邊桌上。”

    在屋里,廚房里忙活完的廚師,擦了擦手上的水,走到了桌旁,道著歉,說著,

    “一會兒我們這兒還得去下一家,給人辦晚宴。這會兒忙完,差不多就得過去了”

    “媽,你還吃別得菜嗎?”中年男人聞聲,轉過頭,看向了自己母親。

    老太太聞聲,再緩緩搖了搖頭,

    “那我們扶媽你去那邊坐吧。”

    “小伙子,不好意思,麻煩你也往這邊過來點吧。”

    中年男人對著自己母親說著,再轉回頭,先對著廉歌說了句,

    又再轉過身對著廚師說了句,

    “你直接收吧。”

    “不好意思,實在是不好意思。”

    廚師道著歉再說了句,將一旁的潲水桶拖了過來,幾個幫工也相繼往這邊走了過來。

    中年男人攙扶著自己母親,往著院子邊,自家桌子旁走了過去,中年女人幫著,拿著老太太做得椅子,三兒子也緊跟著走了過去,大兒子則留在原地,和廚師結著賬。

    看了眼這老太太和老太太幾個兒女,廉歌轉回目光,站起了身,同這一家子,往著另一張桌邊走去。

    “來,小伙子,你坐,喝杯茶。”

    老太太的三兒子走進堂屋,再重新拿了幾張凳子出來,放到了幾人身側,又再拿著個一次性紙杯,倒了杯茶,放到了廉歌身前桌上。

    “謝謝了。”

    看了眼這老太太的三兒子,廉歌道了聲謝,隨意著,坐了下來,端起茶杯,喝了口。

    “客氣了。”

    老太太的三兒子說了句,再轉回了身,走回到了老太太身前。

    那同廚師結完賬的大兒子,也緊隨著,重新走了過來。

    “那主人家,我們這就先走了啊”

    將最后張桌子收拾了,收了起來,放到了車上,

    廚師連帶著幾個幫工,就相繼上了兩輛車,招呼了聲后,

    車駛出了院子里。

    空蕩下的院子里,隨著那車聲的遠去,愈加顯得安靜,

    只剩下老太太家原本這張方桌,還擺在院子里。

    “媽,之前我們跟你說,讓你搬到大哥那去住。”

    中年男人看著那廚師帶著桌椅離開,再轉回了身,彎著腰,看著座椅上佝著身子坐著沉默著的自己母親,出聲說道。

    老太太聞聲,緩緩著再抬起了頭,望著自己二兒子,

    再搖了搖頭,

    “我不去,我就在這兒”

    “媽你實在不愿去的話,我們剛才又再商量了下”

    再看了看自己大哥,和自己妹妹,中年男人在老太太身前蹲下了身,

    “我們呢,就過來輪著,陪著媽你這幾天還需要晚上去送燭火,就我和老四兩個人在這陪著你。后面就我們幾個兄弟姊妹輪著來”

    老太太聽著,緩緩轉過頭,看了看蹲在自己身前的二兒子和身側其他幾個子女,

    又再緩緩轉過頭,望了望之前那送殯的方向,

    “媽不用你們陪著,你們都自己有自己的事情”

    伸出手,老太太用有些發皺變形的手,摸了摸蹲在身前,二兒子的頭發,

    又再緩緩轉過頭,看向那空蕩蕩的靈堂,

    “我陪著你爸,我在這兒守著你爸就夠了。”

    說著話,老太太臉上浮現出些笑容,

    “你們啊,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媽就放心了,你爸也就放心了,放心了”

    轉動著有些渾濁的目光,看著幾個兒女,老太太說著。

    看了眼這老太太和這老太太幾個兒女,廉歌轉回了目光,拿著那一次性紙杯,喝著杯子里的茶水,聽著,隨著清風在耳邊響著的話語聲。

    “媽,你要是還不讓我們過來陪著你的話,你就只能跟著大哥過去住了”

    站著的中年女人聽著老太太的話,趕緊蹲下了身,說道,

    “是啊,媽,你身體本來就不好,以前爸在,現在爸也不在了我們哪放心你一個人在這兒啊。”

    其余幾個兒女也緊隨著勸道。

    老太太看著幾個蹲在自己身前的兒女,再沉默了下來,只是轉動著有些渾濁的視線,一個個看著,

    “媽,你就讓我們過來陪著你吧,我們這一個個輪著過來,耽誤不了多少事兒”

    老太太聽著,只是沉默著。

    “那媽你不說話,我們就當你同意了啊。”

    “這幾天就我和老四在這兒陪著你”

    中年男人看著自己母親,說著。

    老太太沉默著,有些渾濁著的視線,看著自己一個個兒女,再緩緩轉過頭,望向了屋子里。

    “媽”

    中年男人循著老太太的視線望了過去,看了看,又再轉回頭,看著自己母親,喚了聲。

    “你爸他的衣服都給他燒下去了嗎冬天的衣裳也燒了嗎已經入冬了,天時越來越冷了不能沒有冬天的衣服”

    老太太望著屋里,說著,

    “燒了,之前下葬的時候從柜子里翻出來的,我爸的衣服都給燒了下去冬天的衣服也有”

    中年男人聞言,停頓了下,然后對著老太太說道。

    “床旁邊,那柜子上面,那編織口袋里還有件之前去鎮上,給他買得新衣裳,你爸就試了一次,就沒再穿過,說要留到過年的時候穿你給他拿出來晚上的時候,也燒下去吧”

    老太太望著屋里,沉默了下,再出聲說道。

    “好,媽。”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應道。

    老太太緩緩轉過頭,再望向了自己幾個兒女。

    “嗡嗡,嗡嗡嗡”

    就在這時候,老太太身旁,那年紀稍大些的大兒子褲兜里,手機鈴聲連帶著震動聲響了起來。

    “喂?”

    “孩子病了?”

    大兒子接起了電話,緊隨著,臉上變得焦急起來。

    再說了兩句后,慌忙著掛了電話,看向了自己母親,張了張嘴,卻又猶豫了下,沒說出聲,

    “初初病了?”

    老太太看著自己大兒子,出聲說道,

    “趕緊回去吧,把孩子送醫院吧,別把孩子耽擱了”

    “那媽那媽我先回去躺,孩子那邊送到醫院,我再過來。”

    大兒子,再猶豫了下,對著老太太說道,

    又轉過身,對著院子里另一邊幾人喊了聲,

    “興誠,你媽打電話過來,說初初病了,肚子疼的厲害”

    那邊,大兒子的兒子兒媳聞聲,也著急起來。

    幾人趕緊往著另一家院子里停著的輛車跑去。

    車輛啟動,又幾人從老太太家離開,

    院子里,愈加顯得安靜。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