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再入江湖

第四百四十一章 辦理妖族身份證(第一章)

    陳宣微微思索一二,道:“我若是換掉后,今后再想換回來,還能換回來嗎?”

    “自然可以,只要你能拿出足夠的功勞點,而這兩個融兵果又沒有被其他人所用,就可以換回,不過能用到的融兵果的金屬很少,估計放個十年、八年都不會有人用。”

    道藏真人微笑。

    “好,換了。”

    陳宣開口。

    反正這兩個東西留在他身上也沒什么用處。

    “等等,這兩個果實一個是劍形態的,一個是刀形態的,意思是只能鑄成刀和劍?”

    陳宣問道。

    “不錯。”

    道藏真人點頭。

    “那換了。”

    陳宣徹底確定下來。

    刀劍之類的武器,他現在已經不敢興趣,身上就有【落陽刀】在,星空之下排在第十,又何必自己再去耗盡心機鑄造其他刀劍?

    換了這兩個果實后,陳宣又取出了一些延壽用的草藥,終于湊夠了1500點功勞點,換到了一枚【破域符】。

    整個【破域符】巴掌般大小,表面靛青,神秘莫測,上面流傳著一層淡淡光澤,看起來頗為華麗。

    “這枚【破域符】一共可以催動五次,每次可以讓你穿梭五千里的路程,回歸此地也是算在其內,不過回歸此地沒有任何距離限制,意思是只要你不在一些被場域封住的地帶,隨時都可以回來。”

    道藏真人說道。

    那感情好。

    陳宣歡喜。

    隨時隨地能返回,無疑最好不過,可以讓他隨時過來躲災。

    “對了。”

    陳宣忽然又想起了一事,臉色一凝,道:“三百年前,真人可曾對趙斷魄出過手?或者說對三百年前的那個狂人出過手?”

    “三百年前的狂人?你說的是秦嘯天吧?”

    道藏真人微微思索,道:“當年確實是我將他鎖在云海崖下方的,他得到了【血魔塔】,卻使用不當,被血煞之氣影響神志,即將變成行尸走肉,碰巧被我遇到,所以他要求我將他鎖住,不過這么多年過去,他應該是徹底擺脫了血煞之氣的影響。”

    “是他主動要求的?”

    陳宣愕然。

    “不錯。”

    道藏真人點頭。

    陳宣忽然皺眉。

    那不對,當初他怎么說是自己被暗算的?

    難道他精神分裂了?

    “原來他叫秦嘯天,那當日出現在神都上空的三位神秘人,真人可曾聽過?”

    陳宣問道。

    “自然聽過。”

    道藏真人臉色沉重,深深看了一眼陳宣,道:“這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大敵,無盡歲月過去,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在當年那三位至強者詛咒大地,讓他們無法靠近后,他們就弄出了一群行尸走肉,用來監視天地,那三位神秘人就是出自那群行尸走肉!”

    “什么?”

    陳宣吃驚。

    “這個天地間一旦出現了超出他們掌管的情況,這群行尸走肉就會出動,將其毀滅,無數歲月來,不知多少偷偷返回的幸存者,被這群行尸走肉所滅掉了,可以說他們手中沾染了我們的血,比混沌神宮還要可怕與可恨。”

    道藏真人臉色極其沉重。

    陳宣深深吸了口氣,忽然再次皺眉。

    “那秦嘯天怎么會被盯上?”

    難道他也是超出掌管的情況?

    “這個老道就不清楚了。”

    道藏真人搖頭。

    “好,多謝真人。”

    不管怎么樣,這次沒有白來就是,不僅弄清楚了【劫】組織的情況,同時順帶完成了一件任務,還得到一枚【破域符】,一舉多得。

    刷!

    忽然,他的眼前浮現出了一道青色光幕,一道道字跡浮現而出。

    ‘選擇性任務完成,選擇加入【劫】!’

    ‘系統清算中!’

    ‘清算完成!’

    ‘獎勵4200點經驗值!’

    ‘獎勵300點氣數值!’

    ‘獎勵2000年內力!’

    陳宣打開面板,只見現在經驗值赫然達到了8765點,不過想要加點【震天封魔訣】依然還差了五千多點。

    第六重的【震天封魔訣】足足需要14000點才可。

    他心中嘆息,忽然露出微笑,看向道藏真人,道:“真人,作為新晉成員是不是可以免費挑一門功法?”

    “有的,你跟老道來吧。”

    道藏真人輕輕頜首,帶著陳宣向著遠處走去。

    陳宣欣喜,當即跟了過去。

    一座巨大的青山面前,白霧飄渺,飛瀑流淌,一側出現了一個古老的洞府,道藏真人緩緩地推開了洞門,向著里面走去。

    陳宣忍不住連連咋舌。

    整個洞府之內放滿了玉架,一個個玉架之上全都放置了一個個神秘玉簡之前在外界無比罕見的玉簡,這里竟到處都是。

    難怪之前在江湖界時,很少在爭奪玉簡的時候,遇到【劫】組織的人,他們根本就不缺這類功法。

    “這些都是太古時期的功法,赫赫有名,不過可惜,太古一戰,多數的核心都失傳了,盡管我們的祖上保留了一部分,但是多數都只能供人修煉到【法身】,能直指仙神的少之又少。”

    道藏真人說道。

    陳宣走過去,隨手拿了一卷。

    【紫霞決】。

    仔細翻了翻,果然和道藏真人說的一樣,只有修煉到【法身】的部分。

    “能修煉到仙神的是哪些功法?”

    陳宣問道。

    能有高級的,他自然愿意選擇高級的。

    “都在前面的玉架。”

    道藏真人說道。

    陳宣走過去一看,依然有七八卷左右,他一一抓起,開始翻閱,一本本玉簡的內容基本上都是從內功開始修煉的。

    【幽冥決】、【金剛訣】、【九陽訣】、【九陰訣】,琳瑯滿目,各具特色,每一個都有強大作用。

    忽然,陳宣抓起最后一個,露出驚色。

    “這本是【混沌決】,可惜只有上卷,是【混沌神宮】當年的核心傳承,號稱整個祖星的正統,可惜,完整的【混沌決】已經被陳氏一族所占,即便是我們的祖先,當年也只是得到了半卷。”

    道藏真人嘆道,“混沌決的入門極其困難,但是一旦入門,威力會比同境界的人強上十倍左右,當年在整個星空都可以排入前五,你想修煉的話,可以選這個,但到了仙神境后,就要想其他辦法了!”

    陳宣依然一臉吃驚之色。

    他吃驚的不是這【混沌決】來頭多大,而是在他的面前再次浮現出了一個面板。

    ‘混沌決為遠古九仙葬魔訣的一部分,神秘莫測,高深玄妙,遠古時期九仙葬魔訣拆分天下,散落世間。’

    ‘支線任務激活:湊齊混沌決!’

    “這【混沌決】也是九仙葬魔訣的一部分,九仙葬魔訣到底是什么邪門功法?”

    陳宣喃喃。

    “陳宣?”

    道藏真人見到陳宣走神。

    “沒什么,真人,我就選這個了。”

    陳宣開口。

    道藏真人輕輕點頭,再次告誡,“【混沌決】的修煉務必戒躁戒躁,萬不可貪多冒進,不然極易走火入魔。”

    “真人放心就是。”

    陳宣微笑。

    他有外掛,還要擔心走火入魔?

    接下來,他們離開此地,陳宣和道藏真人一陣寒暄,最終動用【破域符】打開一道光門,無比瀟灑的走了進去。

    剛剛進入,陳宣忽然反應過來。

    糟糕,【破域符】這就用了第一次了。

    “浪費,真是浪費。”

    他心中暗罵。

    光芒一閃,他的身軀消失不見,下一刻房門的墻壁上多出一個人形拱門,他的身軀瞬間穿了出來,回頭看去。

    只見人形拱門迅速消失不見。

    “道藏老道也是的,為何不提醒我一下?”

    陳宣喃喃。

    他大步走了出去。

    院子中。

    陳凌天一臉陰沉之色,坐在一處涼亭中,一動不動。

    “給你一個任務,從現在起,傳令妖族,讓他們前往神都,全部辦理【身份證】,沒有【身份證】的今后一概不準在大乾行走。”

    陳宣直接坐在陳凌天對面,冷淡開口。

    “身份證?這是什么玩意?”

    龍龜好奇道。

    “就是一種身份證明,有證的算是合法妖族,沒證的一旦遇到,全部打死。”

    陳宣開口。

    “可以。”

    陳凌天陰沉著臉道。

    啪!

    陳宣一巴掌拍在座子上,臉色森然,冰寒道:“擺什么臭臉,給我笑!”

    陳凌天臉色一變,當即擠出笑容,道:“好,我這就通報天下。”

    “這還差不多。”

    陳宣冷哼。

    治不好你了。

    一天后,整個天下再次轟動。

    無數妖族嘩然不已,露出驚愕,感到不可思議。

    混沌圣使傳令天下,讓妖族全部入神都,辦理【身份證】?還限期半月內全部辦完!

    半月后還沒有證的,今后一律不準在大乾行走,否則一旦遇到,全部擊斃!

    一群妖祖和神子全部蒙了,面面相覷。

    這是鬧哪樣?

    “圣使怎么會突然下這種命令?”

    “開什么玩笑,要辦理身份證明?沒證的就要擊斃?”

    “這不行,這樣一來,我妖族的底細豈不是全部被人族所得知,而且半月內怎么可能會辦的完?不行,這不公平!”

    “圣使一定是被陳宣蠱惑了,我等不服!”

    很多神子當即嚷嚷起來。

    當天就有不少的妖祖、神子前往神都,求見混沌圣使,不過他們剛一到來就被混沌圣使狠狠抽了一巴掌,有的神子更是狠狠踢了幾腳。

    陳凌天將從那里弄來的怒火,全都發泄在了這群人身上。

    “一群廢物,讓你們辦,你們就辦,哪么多廢話?信不信滅了你們所有?廢物東西!”

    他咬牙切齒,語氣冰寒。

    一群妖祖和神子全都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連忙應是,立刻不顧一切的召集族人,開始過來辦理身份證。

    這種情況下誰敢不辦?

    不辦的話,就是得罪混沌圣使,得罪混沌神宮,今后混沌神宮出世,發現沒證的,全部給干掉,那他們豈不是自己找死。

    而且這圣使現在就已經發怒了!

    一時間各個妖族全都瘋狂的向著神都洶涌,唯恐落后于其他種族,甚至一些妖族為了能搶到辦理【身份證】的名額,在神都之外就直接打了起來。

    要知道妖族的數目何其之多!

    想要在半月之內辦完所有妖的【身份證】,這根本是不可能的,注定將有一大群妖族是沒有【身份證】的。

    所以想要搶到【身份證】的名額只能打。

    這也是陳宣想起來用來限制妖族數目的一種方案,免得妖族數目太多,混亂大乾,這些妖族各個不服管教,一旦數量太多,很容易滋生事端。

    就算他明面上能震懾著,但對方暗地里動手,他也沒辦法。

    但現在一旦有了【身份證】法案,其他沒證的就斷然不敢在進入大乾,想要偷偷進入?也行,別被發現了,發現了就是混沌神宮滅你一族。

    有混沌神宮這堵太古神山在頭頂壓著,哪個妖族敢放肆?

    一時間,妖妖都知道了身份證的重要性,迅速向著神都的西廠涌去。

    劉旺、高順、張高峰、趙六合、秦峰等人全都被陳宣安排了過去,成為了【身份證辦理人員】,專門成立了十二個窗口。

    “不準插隊,都給我排好隊,喂,你干什么?敢插隊是嗎?說你呢!”

    “姓名?性別?種族?”

    “黑鼠族,有名字嗎?”

    “自己人,自己人,我是陳少俠的奸細,行行好吧,給我辦理一張吧。”

    鼠吞天一臉諂笑。

    劉旺、高順、張高峰各個挺直了腰桿,一臉不善的問出各種問題。

    辦理【身份證】可不是簡簡單單辦了一個證就行的,上面得化出樣貌,注明年齡,說明種族,還得滴上精血,留下魂燈,今后這【身份證】妖妖都得帶在身上。

    誰不帶在身上,就當沒有,沒有的話就直接擊斃。

    可以說這玩意今后比他們的命還重要。

    不過這些辦理過程說著簡單,實際辦理的時候卻無比費時費力,半天功夫,才辦了數十個,而且劉旺等人中午還休息,一休息就休息了兩個時辰。

    一群妖王急的來回亂轉。

    這簡直沒天理!

    這不是白白浪費時間嗎?

    照這樣下去,半個月也不能辦理一千張,他們豈不是很大一部分高手都沒有身份證,這樣的話,拿什么爭霸世界?

    “該死的人族,怎么會突然傍上混沌神宮的大腿,還辦理【身份證】?這到底是鬧哪樣?”

    “天道不公,為何要這樣對我妖族?”

    很多妖王急的亂抓頭發,開始想方設法的去送禮,希望自己這一族能夠多辦幾個。

    至于一群神子和妖祖,也都各個臉色陰沉,一言不發。

    一時間,神都之地熱鬧非凡。

    數不清的妖族匯聚而來,擠得神都一片熙攘,滿大街到處都是人影,一些酒館、客棧,全都因此大發特發。

    為了防止有人鬧事,陳宣帶著陳凌天,專門在現場看了三天。

    三天過去,沒有任何妖族敢鬧事,排隊的時候井然有序,別提多老實了。

    “這就對了嘛,大家都遵紀守法,老老實實,豈不是對大家都好,干嘛非要打打殺殺,對了,從今天起,再出臺一套法律,要求妖妖都得會背,不會背的一概不準踏入神都半步!”

    陳宣開口道。

    “好,沒問題。”

    陳凌天擠出笑容。

    忽然,陳宣摸了摸下巴。

    不行,前世的【刑法】自己腦海中根本沒有,想要寫出來也是大大不現實的。

    “算了,就背大乾本朝的法律吧,不會背的一旦抓住,直接入獄,什么會背什么時候出來,對了,再加上四書五經,要求全部會背,每三月來神都考核一次,考核不過關的,一律扣十分,連續三次不過關,沒收身份證。”

    陳宣開口。

    “可以。”

    陳凌天繼續擠出笑容。

    很快他將這件事情再次宣布了出去,神都轟動,群妖徹底蒙了,各個大眼瞪小眼。

    啥?辦完【身份證】,還得會背大乾法律和四書五經?我背你奶奶的嘴行嗎?

    這混沌圣使腦子被驢踢了?

    很多妖祖、神子簡直要抓狂。

    “圣使,這到底怎么回事,您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陳宣給抓了,為何這些事情都要聽從他的安排?您不能這樣啊。”

    一個妖王悲憤的道。

    讓他們妖族去背四書五經,這不扯犢子嗎?這是想讓他們去考狀元?

    “放肆!”

    陳凌天臉色一寒,直接抽了過去,一巴掌將這個妖王打的凄厲慘叫,渾身上下所有骨骼統統崩斷,整個人旋轉三百六十度,直接橫飛而出。

    “不知死活的東西,敢這樣跟本使說話,本使怎么做需要你來教?”

    陳凌天臉色陰寒。

    一群妖祖、神子各個驚駭,其他妖王、妖將更是噤若寒蟬,一句話不敢多說。

    哪怕心里再有怨言,他們此刻也不敢有任何表露。

    敢和混沌圣使講道理,這簡直就是找死!

    “不錯,不錯。”

    陳宣一臉滿意的看著陳凌天。

    這就對了嘛?

    被自己調教的多老實,多聽話?

    “各位,圣使的話你們都聽到了,這四書五經和大乾法律是必須要會背的,別以為依靠精神力,過目不忘就行了,沒門!不僅要求會背,還得理解,弄明白里面之乎者也是什么意思,今后考核就考這個,誰要是考核不過關的,就別怪我扣分了。”

    陳宣背負雙手,語氣淡淡,“現在想去買書的可以去了,神都之內的書籍有限,早點買早點看,免得到時買不到書,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一群妖祖和神子心中震怒,當即沖了出去,開始在街道上購買書籍。

    那些賣書的小販,全都笑歪了嘴巴。

    天下沸騰!

    無數勢力瞠目結舌,無論江湖界,還是宗師界全都被陳宣這一招徹底震撼住了,接著欣喜不已。

    妖族一旦有了這些東西束縛,今后再想侵略人族,無疑會變得困難很多,尤其是要讓它們弄明白四書五經奧義,這不是開玩笑嗎,它們哪能搞明白這個?

    讓它們殺人屠城行,讓它們讀書寫字,根本就是棒槌。

    “陳少俠不愧是陳少俠,真乃大乾救星!”

    “千古一人,陳少俠當之無愧!”

    很多人激動地叫道。

    于是接下來,大乾各地上演到了奇異的一幕,一大群妖祖、神子、妖王、妖將在各地瘋狂買書,買到手后,立刻開始苦苦鉆研,甚至還有很多妖將一臉繃緊,親自去拜訪一些老學究,向他們請教書中的一些奧義。

    剛開始這些妖將還是夜里偷偷摸摸去的,免得被人發現,嘲笑自己,不過很快他們發現其他的妖族,都是光明正大的進入一些學堂,頓時他們也不再偷偷摸摸了,也都紛紛向著學堂涌去。

    學堂內的學子們,各個被嚇得夠嗆。

    而有的妖族更加奇葩,找不到學堂所在,也不知道去哪找老學究,于是就找了一個酒樓說書的,向他請教書內的奧義。

    “先生,這句話【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是什么意思?還有【學而不思則罔】,這個罔是什么意思?”

    一些妖將忐忑的問道。

    “別開玩笑了,這些東西對你們來說,都太過深奧了,我們人族有一句老話,學習要由淺入深,來,先把四書五經放到一邊,隨我先學習一套快板,我來唱,你們來學。”

    說書先生將那妖將手中的經書,直接合上,放在了一邊,取出了另一本書出來,開始打起快板。

    “竹板那么一打啊,別的咱不夸,夸一夸逍遙公子那陳宣,那陳宣他好在哪?先是容貌賽朵花,熱血心腸護大家”

    幾位妖將頓時臉色一黑。

    mmp行不行?

    “怎么?不喜歡?那換一個也行:主板慢打、響叮當,講一講那英雄好漢陳大郎,那陳宣學藝到了少林寺,刀、槍、棍、棒、樣樣強,他身高足有一丈二,兩個眼睛賽銅鈴…”

    一群妖將臉色更黑。

    不過為了弄明白書中的奧義,他們也只得咬著牙齒,跟著打起快板,唱了起來。

    別說,這唱起來還蠻帶感,一些妖將越唱越帶感,自覺地學了起來。

    “小先生,這句話【床前明月光】是什么意思?”

    一個妖王向一位小書童認真的請教問題。

    “這都不知道?這就是說,你的床前有個叫明月的姑娘那啥了,脫衣服了,懂不懂?”

    那小書童一臉認真的樣子開始講解。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一群妖王連連點頭,恍然大悟。

    “那疑是地上霜呢?”

    “就是說這個姑娘皮膚雪白的像地上的霜一樣,明白嗎?”

    一群妖王再次大悟,連連稱贊。

    整個大乾世界,一片欣欣向榮,成功辦到【身份證】的妖族全都再認真的學習,唯恐落后于他人。

    至于這些神子、妖祖放不開顏面,則由他們族內的一位位妖王妖將學習之后,再回來轉述給他們。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回老祖,這是說:你抬頭看著這位叫明月的姑娘,然后忽然想起了自己家鄉的老娘!”

    一位妖王認真的解讀,將從小書童那里得來的說法,告知了自己的老祖。

    這位妖祖越聽越別扭。

    這人族還真是有意思,看著一位床前的姑娘居然能想起自己家鄉的老娘?

    “老祖,那些外面的先生說了,想要學習四書五經,必須要先學一些簡單的,來,我來打一套快板,你來學。”

    當即有妖將開始打了快板,有模有樣,叮叮當當。

    這些老祖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精彩。

    神都之地。

    陳宣的眼前很快飛起一道青光。

    知名度+800.

    他心中一喜,笑的嘴巴都歪了。

    看來自己這一招,還真是夠高啊!

    這下又可以抽獎了

    第一章到,求一波月票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