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大唐的玩家們 金尋者

第兩百八十章 雷公戲攻略

    當天晚上,雷長夜在仙隱圖里觀察完改良稻米的長勢,剛一出來,就通過守門的陰將發現蘇妲己帶著褒姒、妹喜氣鼓鼓地朝船主室走來。

    他連忙坐到書房的坐塌里,做出一副剛準備為自己沏茶的模樣。

    “雷長夜,讓我進去,我有話說。”門外的蘇妲己扯開嗓子就喊。

    雷長夜讓陰將們打開了房門。蘇妲己、褒姒和妹喜立刻猶如三位復仇女神,瞪著眼睛就沖了進來。

    “月兒,什么事啊?”雷長夜做出一副親昵的樣子。畢竟蘇妲己現在還在扮演和自己狼狽為奸的狗男女,他至少要盡心演好自己的角色。

    “好啦,別演了。”蘇妲己放棄一切地舉起手,“我都跟大家說了,我已經是武盟的臨時成員。現在我們所有人都想要加入武盟。”

    “這么直接的嗎?”雷長夜笑了,“怎么突然想要加入武盟啊?”

    “因為我們想贏!”褒姒和妹喜一臉悲憤地齊聲說。

    “這個……雷公戲的輸贏,各憑本事,我也無法控制結果啊。”雷長夜雙手一攤。

    “一次就好,我就想贏武盟那幫王……那群同伴一次!”蘇妲己可憐巴巴地伸處玉蔥般的食指。

    “這樣啊,你們可以多玩幾次,靠經驗累積,大家都是武道高手,交手經驗都很豐富,雷公戲應該難不倒你們才對。”雷長夜笑嘻嘻地說。

    “雷長夜,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根本就是那幫王八蛋不停虐殺我們的幕后黑手。他們的靈寵比我們厲害,他們的打法比我們高明,我們總是在以少打多,總是品階落后,總是被他們四殺五殺,我和他們的本事根本沒差那么多。是你,一定是你!”蘇妲己氣不打一處來。

    “你還把他們打敗我們的畫面反復在大劇場重放,這不是鞭尸嗎?不地道!”妹喜也忍不住抱怨。

    “我們妖神宗和武盟沒那么大仇恨吧?”褒姒已經是變相的哀求了。

    “天地良心,我創立這個雷公戲是為了讓人開心,可不是要和妖神宗作對啊。”雷長夜笑了,“你們技不如人,總不能怪我吧。而且,咱們說老實話,武盟畢竟還在懸賞捉拿妖神宗。我沒把你們送到蘇州分壇,已經是格外開恩。這完全是一番接納之意。你們這還要怪我,未免讓我心寒。”

    蘇妲己、褒姒和妹喜都沉默了下來。現在他們的心思全都在雷公戲上,已經忘了武盟和妖神宗還有這一番糾纏。現在仔細一想,雷長夜沒把她們抓起來送分壇去折磨,的確是有想要合作的誠意。

    但是,這誠意現在在她們看來,絕對不夠!她們想贏!

    “雷長夜,咱們都冷靜下來,好好談談。”蘇妲己坐到雷長夜的桌子前,身子探到桌面上,“你還想要我們怎么做你才能讓我們贏?”

    “各位,雷公戲是一個公平的游戲,輸贏全憑本事,我是無法操控勝敗的。這就像圍棋、象棋一樣,只有對雙方棋手公平,才能支撐住游戲的玩法。”雷長夜無奈地搖搖頭。

    “這不是我想聽的!”蘇妲己雙拳狠狠砸在桌面上。

    “姐姐!冷靜!妹!冷靜!”她的暴躁終于嚇醒了褒姒和妹喜,她們連忙拉住她的胳膊,防止她激怒雷長夜,把她們都給踢出游戲。

    “不過嘛,就算是圍棋和象棋,只要讀點棋譜,人的棋藝就會多少上升一點。”雷長夜端起桌上剛沏好的煎茶,喝了一口。

    “這么說,壇主有這樣的棋譜?”蘇妲己醍醐灌頂,頓時清醒過來,連忙伸手拿起茶壺,為雷長夜再倒了一碗茶。

    “棋譜倒沒有,類似的東西我有。不過這些東西沒有寫下來,只在我的腦子里。”雷長夜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

    “……”蘇妲己和褒姒、妹喜三人面面相覷,都露出覺悟的神色。

    “壇主,我們愿意把妖神宗在光明宗和揚州的布局全部向你坦白。”蘇妲己下定了決心。

    雷長夜拿起桌上蒲扇扇了扇,隨即搖了搖頭:“光是這些不太夠啊,因為沒辦法證實。這樣吧,你只要想辦法把藥師和饕餮仔送到船上來,我自然可以替你們量身定做一套雷公戲攻略,包你們能連勝。”

    “我在妖神宗地位沒有那么高,做不了決策。藥師怎么會聽我的?”蘇妲己急了。

    “這很簡單,我們保持狼狽為奸的關系。你再回去告訴藥師,就說我有煉妖的方法。可以幫他把饕餮仔煉成饕餮。現在我迷上了你,自然一切聽你的吩咐。”雷長夜微笑著說。

    “什么?”蘇妲己、褒姒和妹喜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雷長夜。

    “你們沒聽錯。我的確有這個辦法。你們也看到雷公戲里的靈寵煉制,其實這都是基于我煉妖的經驗。”雷長夜微笑著說。

    “藥師不一定會相信我……”蘇妲己說到這里臉上一陣落寞。她努力了三年都沒有讓藥師對她看上眼,這讓她相當受打擊。

    “這就要看你自己真正的本事了。藥師到我的大娘船上來,我立刻奉上最好的雷公戲攻略,這個攻略就相當于棋譜。”雷長夜淡淡地說。

    “我可以去試一試,但是這一試可是會冒生命危險,就憑你紅口白牙一句話就讓我用命去搏,說不過去吧。”蘇妲己冷冷地望著雷長夜。

    “嘖,嘖,月兒疑心豈可如此之重,真讓我傷心啊。”雷長夜胸有成竹地一笑,“不如這樣,我先講一個小技巧,你看看好不好用,如何?”

    蘇妲己、褒姒和妹喜脖子都長了一截,迫不及待地伸頭望向雷長夜。

    “這個雷公戲的中路是一對一的英雄對抗,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是中四品,之后靠殺兵升級。在大四品的時候,英雄會擁有第二個技能,本領比中四品時要上升了一個臺階。這個你們知道嗎?”雷長夜問。

    “知道……”蘇妲己、褒姒和妹喜齊刷刷地點頭。

    “這里有個技巧,就是搶升大四品。你們在和對方英雄作戰時,要想辦法先殺后排的兩個符法師,殺夠兩個符法師就能到大四品。但是如果你浪費時間去殺戰士的話,就需要殺三個兵,速度慢了三四息左右的時間。”雷長夜低聲說。

    “……”蘇妲己、褒姒和妹喜開始嚴肅地思考起來。

    “在這三四息時間里,你們可以搶升大四品,學會二技能,一波斬殺對方英雄。殺了對方的英雄,再把兵線推進防御塔,讓他們虧一波兵的經驗和金錢,你們就能壓著他們打。”雷長夜繼續說。

    “怎么會虧一波兵的經驗呢?”妹喜追問。

    “因為防御塔擊殺兵不算經驗。”蘇妲己面露喜色,用力一拍桌子,“走,去試試!”

    三個人連招呼也不打,直接沖出了船主室,朝著單間飛奔而去。望著她們的背影,雷長夜微微一笑,這點技巧也許能讓她們獲得一次從未有過的寶貴擊殺,但是想要贏一場雷公戲,她們還差得很遠。

    第二天早上,雷長夜在船主室的臥榻上朦朦朧朧醒來,忽然聽到走廊里紫馨和蘇妲己的爭吵聲。

    紫馨:“我的五殺厲不厲害?”

    蘇妲己:“我單殺了你一次。”

    紫馨:“你知不知道這場你們輸得多慘?聽沒聽說過玲瓏塔?你們這場就是玲瓏塔!”

    蘇妲己:“我單殺了你一次。”

    紫馨:“你也沒把優勢擴大呀,最后還不是讓我溫泉虐殺得不要不要的。”

    蘇妲己:“我單殺了你一次。”

    紫馨:“我殺了你多少次你不記得了?最后你還沒一個小兵值錢。”

    蘇妲己:“我單殺了你一次。”

    “馨姐!馨姐!”汪芒和東方朔驚呼的聲音悠悠傳來。

    雷長夜猛地坐起身。最近紫馨……膨脹了。

    片刻之后,船主室的門被陰將打開,蘇妲己、褒姒和妹喜一臉滿足地走進門,仿佛三只偷吃了一百只雞的狐貍精。

    雷長夜此時已經坐在坐塌上等著她們進門。

    “三位昨天好像打得不錯嘛?”雷長夜笑著問。

    蘇妲己懶洋洋地坐到他的對面,閉上眼睛擺了擺手,一臉不值一提的表情。褒姒和妹喜連連點頭,美得不行。

    “剛才一局戰況如何?”雷長夜湊趣地問。

    “玲瓏塔。不過我單殺了紫馨一次。”蘇妲己得意地說。

    “至少不是零封,還不錯。”雷長夜笑著說。

    “現在我還記得她被單殺時那臉死樣子,哈哈哈。她用的還是自己的畫中身,真是加倍的丟人!”蘇妲己瞇著眼睛,一臉邪魅的笑意。

    “咯咯咯……”妹喜和褒姒笑得像兩只小母雞。她們顯然是被紫馨虐殺得太久了,看到她被殺一次就跟逆天弒神了一樣興奮。

    “壇主,如果我真的帶來了藥師和饕餮仔,你真的讓我連勝?”蘇妲己忽然渴望地問。

    “我不能做百分之百的保證,我只能說,如果月兒你有中人以上的才智,勤于練習,并且注意細節,連勝紫馨問題不大。”雷長夜微笑著說。

    “我干了!我就算身歷百死,也要把藥師和饕餮仔拉到飛魚大娘船。”蘇妲己神色一肅,眼中露出晶亮的光芒。

    聽到她決絕的言辭,雷長夜心頭一跳,難道說她終于要用到他一直暗自猜想的一種大玩家騷套路?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