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孤島諜戰 可大可小

第七百一十七章 啟動

    程蔚君也申請了一件防彈馬甲,哪怕馬甲重,他只要外出,還是會穿上。至于手槍,在擔任情報四科的副科長后,馬上就配備了。

    程蔚君除非是萬不得已,否則絕不邁出特工總部一步。

    然而,情報處希望程蔚君出去,把三大隊的人引出來。諸福鳴甚至提出了一個引蛇出洞的計劃,讓程蔚君公開在租界活動,吸引三大隊對他動手。

    聽到這個計劃,程蔚君嚇得臉色發白,他連忙跑到澀谷那里哭訴,告訴他自己一旦出去,會有多么的危險。請澀谷看在他找到馬智慧以及協助情報處擊斃李林木的份上,不要執行這樣的計劃。

    這個時候,程蔚君當初第一個向澀谷報信的好處就顯露出來了。澀谷親自給胡孝民打電話,讓他不要做過河拆橋的事,對程蔚君要保護。

    幾天之后,情報處收到消息,三大隊調往浦東休整。程蔚君聽說之后,才敢去謝記飯館吃飯。

    又過了兩天,程蔚君確定沒有危險之后,才悄悄脫下了防彈馬甲。但每天還是槍不離身,如果沒帶槍,他連76號的大門都不敢跨出。

    身為情報四科的副科長,程蔚君不能總待在76號。情報不會自己找上門來,要出去才行。剛開始,程蔚君出行總是坐車,寧愿多花點錢坐汽車,也不愿意坐人力車。

    “停車!”

    程蔚君坐在汽車里,拉上窗簾后,心里才有點安全感。車子開動后,他會掀起窗簾的一角,透過車窗玻璃觀察著街上的人流。

    程蔚君發現了一個熟人:吳順佳。

    吳順佳是他的老鄉,又是同黨。兩人從軍校畢業后,一同加入軍統,分配到上海工作。只不過,他到了三大隊,而吳順佳到了新二組。

    自從兩人參加軍統后,只在街上偶爾見過兩次。

    吳順佳已經在福煦路上逛三天了,他的任務每天福煦路的從海格路口,沿著福煦路往東,一直走到圣母院路口。每天上午一個來回,下午再一個來回。

    “吳順佳!”

    聽到這個有些熟悉又期待的聲音,吳順佳停住腳步,四處張望著。

    吳順佳個子中等,臉有點尖,最明顯的特點是眉毛稀疏,二十幾歲的年紀,看上去像三四十歲。

    “你……”

    吳順佳這幾天的任務就是在等程蔚君,他與程蔚君都是浙江余姚人。兩人一起考上軍校,畢業后一起參加軍統。在軍校時,因為是老鄉,關系就比較好。到上海后,雖分在不同單位,可每次見面總分外欣喜。

    但今天,吳順佳臉上稀疏的眉毛向上揚起,眼睛瞪大瞳孔急劇縮小。他的眼神很復雜,既有憤怒,也有迷茫,還有一絲擔憂。

    這個表情眼神,吳順佳在住處練習了很久。每次回到家里,湯伯蓀就會讓他練習突然碰到程蔚君的神情。

    吳順佳不能讓程蔚君看出,他是帶有任務的,既不刻意接近,又不疏遠。兩人畢竟是老鄉、同學還是要好的朋友。

    程蔚君一把拉著吳順佳,去了旁邊的一家咖啡館:“走,換個地方說話。”

    吳順佳坐下后,語氣有些冷淡:“我們已經是兩個陣營的人,還有什么好說的?”

    程蔚君拍了拍吳順佳的手背:“今天是朋友見面,與身份無關,更與陣營無關。”

    吳順佳冷冷地說:“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程蔚君知道吳順佳是性情中人,他們以前好得跟親兄弟一樣,想必不會為了這件事翻臉:“順佳,剛才不是說了么,今天是朋友見面,怎么又談工作了呢?”

    吳順佳淡淡地說:“這么說,你是準備請我喝咖啡?”

    程蔚君抽出煙遞了過去,微笑著說:“對,就是喝咖啡,吃面包,再抽茄立克。”

    吳順佳接過煙后并沒有馬上抽,反而譏諷道:“你現在穿的是西裝革履,抽的是高級煙,下次見面,是不是要把我抓進76號?”

    程蔚君正對著吳順佳的眼睛,誠懇地說:“除非你愿意過來,否則我永遠都不會抓你。”

    聽到程蔚君的話,吳順佳愣了一下,沒有再說話。將手里的煙點上,慢慢地吸著,氣氛一下子變得安靜下來。

    程蔚君誠摯地說:“順佳,今天能碰到你,我真的很高興。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希望我們還能是朋友。”

    吳順佳重重地嘆了口氣:“好吧。”

    程蔚君舉起咖啡杯:“來,喝咖啡,涼了就不好喝了。”

    看到吳順佳的第一眼,他心里就打定了主意,要把吳順佳拉過來。至少,要讓吳順佳為他提供情報。

    這次當了副科長后,程蔚君明白一個道理,只要立了功,金錢權力都會跟著來。他發現了馬智慧的蹤跡,差點把整個三大隊搗毀,日本人獎了他兩千元。當了副科長后,手底下也有一幫人,以后他在上海就能抖一抖了。

    吳順佳與程蔚君見面之后,很快就回到了住所,天黑之后,才與湯伯蓀見了面,詳細報告了與程蔚君見面的過程。

    吳順佳一臉敬佩地說:“湯組長,真是神了,程蔚君的反應與你意料的差不多。”

    湯伯蓀可不敢居功:“這是組座的計劃,是他老人家料事如神。”

    吳順佳說道:“程蔚君對我的工作很關注,我沒多說。但告訴他,三大隊已經調到浦東休整,近期不會回市區。”

    湯伯蓀點了點頭:“很好,借雞生蛋正式開始執行了,我們要借程蔚君這只雞,好好生幾個金蛋。”

    今天的一切,都在余升龍的意料之中。這讓他非常欽佩,在制定計劃方面,余升龍比原來的馬寧一有過之而無不及。

    吳順佳說道:“程蔚君與我約好,每兩天見一次面,下次約好在金門戲院喝茶。”

    湯伯蓀冷笑道:“他可能自以為走了一著妙棋。”

    此時的程蔚君確實很得意,他怎么也沒想到,上天竟然如此眷顧自己。剛剛發現馬智慧立了一個大功,又讓自己碰到吳順佳。

    他相信不用多久,新二組就會成為第二個三大隊,新二組的組長[海棠書屋 ]余升龍,是第二個李林木。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