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術道 術道九霄

第七十二章 陣舞蒼穹

    以六丁六甲陣為遠程火力,在異獸大軍進入大氣平流層前先給予重創。

    在廣陵散琴聲御劍之術的驅使下,萬千銀色長劍直接穿過最先一批異獸的軀體,瞬間除掉數以萬記的蠱雕。這種遠程攻擊給了對方下馬之威,后面的異獸一看形勢不對立刻四散開來。

    巨大銀劍龍卷,揮舞著劍花甩動,互相間隔的空間越來越大,大量的蠱雕、窮奇、虎蛟異獸開始突進平流層。

    覺光仙師將手一揮,隨即飛舞過來一只巨大的仙鶴,他跳上仙鶴喊道:“術道習院弟子們,隨我迎戰!”

    那些弟子紛紛抽出手中長劍,有的也跳上了仙鶴,有的將祈天燈當成落腳點來回穿梭,也有的索性用仙術將祈天燈當成白云駕馭。

    錐形金光陣正面與異獸大軍廝殺。

    在錐形金光陣中的靈族弟子驍勇善戰,他們紛紛化出原形,于是白馬、黑虎、花斑豹等野獸身形也在混戰中時隱時現。而有一些擅長御火術的仙族弟子,則將祈天燈作為火炮。用火術點燃祈天燈后,一腳踢到異獸聚集之處發生劇烈爆炸,殺得一片天昏地暗!

    但畢竟對方擁有絕對的數量優勢,隨著越來越多的異獸進入大氣平流層,一些“漏網之魚”開始陸陸續續突破錐形金光陣。在后方督戰的火雷仙師、于然仙師所帶領的兩個陣型也有小范圍的遭遇戰。

    覺光仙師身先士卒,在空中砍殺之余粗粗一算,已消滅近千只異獸。此時聽得耳旁傳來呼呼的大風聲響,只見太上小君帶著一隊人馬從側翼殺至,正將涌向錐形金光陣的異獸群攔腰截斷。猶如一把利劍將敵陣一斬為二。

    “太上小君!沖得如此靠前必將深陷重圍。千萬小心!”

    “看在下的!實施計劃a!”太上小君大喊一聲,拋出一塊超巨幅的白色綢緞,隨之身后幾名弟子一齊念咒。這塊原本折疊起來的白綢迅速往空中四面展開,一層層迅速延展不斷變大,最終成了一張摩天高樓般高大的巨幅畫布。

    “看我的書法字體如何!”

    在戰前準備時,對于這塊畫布上該寫點什么樣的鼓舞士氣的話,太上小君曾經斟酌了許久。他認為對己方要鼓舞士氣,高舉正義大旗。對外則要以震懾的言語給予敵方迎頭痛擊!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在朝向術道習院的一側寫上了四個大字“衛道誅邪”。

    而面對異獸大軍的一側則寫著另外四個大字:

    “去你大爺”!

    此時只見四位弟子飛至畫布四角,將四盞大型祈天燈與畫布四角牢牢捆綁在一起。隨后那畫布猶如大布袋般往半空中的異獸大軍套去。

    太上小君掐訣大喊道:“去你大爺的!急急如律令!看在下的畫仙神咒!”

    在畫仙神咒的法力下,這塊綢緞畫布成了吞噬異獸的黑洞。凡畫布經過之處,密密麻麻的異獸群皆化為圖畫封入畫布之中。從遠處望去就像一塊巨大的橡皮擦,將一張涂滿黑色鉛筆的紙上擦出條白色的通路。而一瞬間畫布上立刻印滿成千上萬的異獸圖案。

    覺光仙師大笑:“小君你的頭腦很活絡嘛,竟然用這仙法!如此一來,火雷仙師和于然仙師的法陣都可暫時不必出馬了。”

    那畫布不斷在異獸大軍中來回穿行,所經之處的異獸都被吸入無底洞。太上小君則攜數百位弟子在畫布后方持續掐訣念咒。

    眼見裝進畫布的異獸已達數以萬記,瞬間天邊黑煙再起。冥幽的身形現于空中,她冷冷地看著巨幅畫布。

    “雕蟲小技罷了!”

    緊接著冥幽左手一揮長袖,身后飛舞的漆黑緞帶迅速伸長,從高空直射而下。

    “當心!”覺光仙師沖著太上小君喊道,“留心這黑緞帶!”

    漆黑色緞帶伸至下方,像條通天長鞭般對著畫布猛抽過來,啪地發出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

    被劃破的空氣氣流頓時將太上小君和數百位弟子震出數千米之外,太上小君的胸前被氣流劃出一條口子。此時他早已顧不上自己,身后數百位弟子也被這氣流擊傷,正往下方云端跌落。

    “糟糕!畫布!”

    太上小君心中一沉。黑緞帶隔著畫布將他們擊出如此之遠的距離,這降維法術的綢緞必定難保!

    果不其然,遠遠望去這巨型畫布從上方開始猶如被一把無形的剪刀裁開,從頂端開始撕裂。原本已被神咒降服于畫布中的十余萬異獸,又如潰堤般噴涌而出。

    太上小君像個考試考砸的學生,捂著胸口嘆了口氣:“唉,一頓白忙活。心好累!”

    覺光仙師見前方戰局失控,趕忙指揮弟子迎戰。他沖著太上小君說:“冥幽法力高深,看來你的計劃a效果寥寥。有沒有計劃b?”

    “原計劃就是計劃b啊!覺光仙師你先上頂著。”太上小君一吐舌頭。

    “你這孩子,那不和沒有備用計劃一樣嘛!”

    正在此時兩人才發現冥幽并未就此罷手。黑緞帶如同閃電般撕裂巨幅畫布后,反而變得更長,緊接著往另一個方向甩去。又伴隨著啪的一聲巨大鞭響,六丁六甲陣所化的巨型龍卷飛劍被黑緞帶從中間擊碎,那劍陣被子彈擊中的瓷器,瞬間開裂成無數銀色碎片,瞬間不見蹤影。

    隨著飛劍陣被擊碎,下方六丁六甲陣中央的古琴的七根琴弦頓時斷裂,將正在演奏的金梵因從陣中央震飛開去,而靠近中心的十幾位成員也紛紛被無形的力量震翻倒地。金梵因胸前和臉上皆被斷裂的琴弦所傷,一時間血流如注。他早顧不得疼痛,對著陣外的習院弟子嘶聲喊道:“琴弦!琴弦斷了!快換新的!”

    “凡人御陣就是麻煩,關鍵時刻還得靠仙靈。”幸好外圍護陣的靈族弟子宣文早已備好替換之物,眼疾手快地從懷中掏出一包備用的銀色琴弦。隨后起身飛入陣內,將金梵因手臂搭在自己肩上,一步躍到陣中案頭前,幫著金梵因快速拆掉古琴上斷裂的琴弦。

    “快快快!上面危險!”金梵因大喊,臉上的鮮血不斷滴落在案頭與古琴上。

    “吼什么!小心你的血滴在法陣上,壞了仙陣的法力!少費口舌,省點力氣。”宣文趕緊用衣袖快速抹去血漬,眼疾手快地從兩頭拆下斷弦。

    此時,上方空中的冥幽俯視著下方,說道:“爾等法力落后千年,冥幽本無意取各位同門性命,何苦不肯退讓。”

    話音未落,冷不防便見覺光仙師駕鶴從下方襲來,大喝道:“小兒!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們又豈能袖手旁觀?莫要小瞧術道習院!”

    冥幽沒有回話,只是輕描淡寫地對著覺光仙師推出一掌。只聽那仙鶴突然發出一聲悲鳴,連同覺光仙師被瞬間擊飛。

    一旁陣中的弟子察覺形勢不對,紛紛飛上前去想接住覺光仙師,不料力量遠超乎他們預期,眾弟子的手剛碰到覺光仙師便被震開,自己亦被震傷。

    被冥幽擊中而下墜的覺光仙師仿佛一支射入錐形金光陣的利箭,不僅將所觸及的弟子們紛紛彈開,更直直地往術道習院射去。此時,覺光仙師并未失去知覺,但無奈力量過大,只得極力控制下落的身形,心中責怪自己太過小瞧冥幽,原來此前在術道習院時對方將法力隱藏極深,大家根本未曾懷疑。

    “仙師!”

    正在錐形金光陣下方支援的太上小君見狀況不對,立刻將干將和莫邪兩把寶劍扔出,一手握著干將寶劍,一腳踏著莫邪寶劍快速往覺光仙師飛去。在快接近時,他眼睛緊盯覺光仙師下墜的方向,口念御劍術直直拋出手中的干將寶劍,希望劍身能擋住覺光仙師。但在干將寶劍與覺光仙師身形接觸之際,劍又被彈開直往太上小君飛來。

    眼看就要被射中,他突然將身體往右邊一側,劍刃擦著左臉飛過,劃出一道傷口。

    太上小君用凌霄御劍術一邊試圖召回干將寶劍,一邊腳踏莫邪寶劍繼續前飛。在即將觸碰到覺光仙師時,太上小君雙腿一蹬,躍起去抓覺光仙師的手臂。在他拉住覺光仙師右臂的頃刻之間,他才發現覺光仙師下落力度之大遠遠超出想想。太上小君眼睜睜地看著覺光仙師從自己手中滑落,他又試圖抓住對方衣袖,但仙師道袍衣袖被他硬生生地撕爛,也未能拉住!

    “這樣跌落下去,覺光仙師會直接命中六丁六甲陣的陣中心!”

    太上小君猛然驚覺,他急忙沖著陣中正在修復琴弦的金梵因猛喊:“金梵因,快躲開!”

    金梵因聽到喊聲抬頭,也見到往自己這邊墜落而來的覺光仙師。這分明就是顆飛速射來的導彈,若被這速度砸中,足以毀滅半個六丁六甲陣。自己要躲,又能躲到哪去?

    萬念俱灰之際,金梵因雙手緊緊抱住還未修復完畢的古琴,想用血肉之軀守護這把古琴。只有琴在,廣陵散才能繼續存在。他必須守護這對術道習院來說極為重要的遠程攻擊力。

    突然,一道金光從金梵因的右側直射而來,這金光仿佛有股軟綿綿的神力拖住了覺光仙師的后背。覺光仙師也像落在棉花上一樣,下落速度逐漸變緩。直至自己能夠控制速度,一個鷂子翻身跳到了距離六丁六甲陣不足百丈遠的一枚祈天燈上。

    金梵因不由驚出一身冷汗,轉頭往右側望去,只見右側遠處湖面上升起一陣水浪。水浪將一個橙色法陣托舉于湖面之上,而這道金光正是法陣所施展出的防御結界。而那陣型上站著六十四位身穿t恤和格子短裙的亭亭玉立的少女,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偶像女團。

    站在陣型中央的是主持著這個九宮八卦陣的隊長

    孫曉鳴。

    “如此大敵當前的歷史性時刻,必須要自拍留念!”

    孫曉鳴高高舉起手機甩出一個v形勝利手勢,擺出標志性笑容揚起下巴,隨后一臉傲嬌地說:“喲!來晚了。剛才萬人迷的小姐姐們都在補妝呢!今天‘hoe’成員都費心打扮得這么漂亮,被當成空氣可不會答應!”

    隨后孫曉鳴一扔手機,舉起手指沖著上方高聲喊道:“嫦娥你這滿臉皺紋的單身狗老妖婆!小姐姐在此,有本事盡管放馬過來!”
bbin - bbin体育官方网站